苏伦身体上的月光越来越强烈,如果刚开始,弥漫的月光和她本人只能算是有所关联的话,那么现在,两者就几乎完全融为了一体,一轮皎洁的明月出现在神界的边缘,苏伦就像是月中精灵一样,她的身体沐浴在月光之中,这一刻,她所掌握的月光法则已经被推到了极致,天空中除了这一轮月光之下,再无其他存在。 .

被这月光照耀到的恶魔们,刚开始只是哀嚎,到最后,他们就像是流水一样,在月光的照耀下,开始了融化,融入月光之中,绿色的血液沸腾,在扎昆的咆哮之下,下层界的深渊意志开始复苏,一层黑色的光芒挥洒在了月光之下,将剩余的恶魔们全部保护了起来。

“万年...漫长的一万年,在诸神大战之后,我还没有过被逼到这一步的经历。”

苏伦的声音响起,但已经不再是原来那种沙哑魅惑的声音,相反,这声音是千百道声音汇聚在一起的感觉,有老人,有小孩,有少女,有大汉,总之,这声音很奇怪,让伊莱文都产生了自心底的反感。

偏偏神力笼罩,他和玛瑙的联系被中断,所以伊莱文只能靠近扎昆,看着走入末路的苏伦疯。

有扎昆在,苏伦绝对赢不了的,这是伊莱文最大的依仗。

“是你们,让我毁掉了这一切,所以,你们,都得死!”

苏伦的语气平缓,在月光的笼罩下,她的头悬浮在空中,就像是完全被打开的花瓣一样,坦白说,这幅景象美极了,但伊莱文,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因为这样的苏伦,危险,极其危险。

“她要拼命了,你保护好自己!”

扎昆扔下一句话,全身被深渊意志包裹着,就像是散着黑色雾气的怪物,用一幅标准的大反派形象,冲向了气势已经变得及其惊人的苏伦,而伊莱文看着在月光中哀嚎,四处奔散的神孽,忍不住摇了摇头,他本来还打算将这些神孽交给扎昆,但现在看来,苏伦这么一闹,空间封锁肯定也失效了,这些家伙,如果不能被捕捉干净,迟早会在神界掀起一场大波澜。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最少要先把看上去已经有些疯了的苏伦拿下来。

扎昆和苏伦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交锋,但这一次,苏伦却放弃了施法者的远攻,相反,她手里出现了一根月色的长枪,竟然迎着扎昆的战斧就冲了上去,两者乒乒乓乓的就展开了肉搏,而且这一次,放弃了一切的苏伦突然变得勇猛了起来,一时间,竟然和扎昆打了个不相上下。

而且她身体周围时刻弥漫的月光简直就是个bg,伊莱文尝试了一下,他只有用规则之力形成护盾,才能免疫那种纯净能量的冲刷,相当于一个时刻都在释放强力aoe的法师,你的实力也许和她持平,但是在这种无法豁免的aoe之下,你掉血度绝对比她快得多,就算是有深渊意志护体的扎昆,估计也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战斗,才能拿下苏伦。

这月之规则,也未免有些太bg了吧?

“月光是一方世界诞生时,最纯净的几种力量之一,所以只有用同等的纯粹力量,才能破开它所庇护的人。”

温和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伊莱文的耳中,将正在沉思的他吓了一跳,

“谁?”

“是我,诺甘农...我和的兄弟刚刚苏醒,就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月光在怒吼,阿曼瑟尔说他感觉到了久的月光即将塌陷,新的月光会在黑暗中诞生,而且还是我们的老朋友,真是太让人激动了。”

诺甘农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就像是邻家端着茶杯的老爷爷,在讲述过去的故事,在万神殿中,诺甘农号称“织梦者”,魔法和奥秘的掌控者,不得不说,短暂的几次接触,这位做事风格总是不紧不慢的泰坦,给伊莱文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既然她搭腔了,伊莱文也就不再客气,在精神中回应到,

“那我该怎么,才能破开这月光的冲刷?”

“目前来说,你还破不开!”

诺甘农详细的解释,“在现在这个状态下,这位人神已经相当于和月亮融为了一体,攻击她,就相当于在攻击整个月亮,那头恶魔可以和她打的有声有色,是因为深渊的意志和月光是同一等次,甚至更高等次的象征力量,但你不行,尽管是五种最上级规则,在面对已经质变的月光的时候,还是处于下风的。”

“但你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你的身体已经其实已经不比那个恶魔差不多了,但你一直坚持着施法者的理念,并没有太掘身体的力量,我能给你的建议是,不要理会月光的冲刷,有星空法袍在,它还伤害不到你的生命,在靠近人神的时候,一次性把所有的力量爆出来,只要给恶魔创造一个机会,它就能占据上风。”

诺甘农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

“但你要做好准备,这会比较...疼。”

伊莱文抽了抽鼻子,他从诺甘农的话里,体会到了不美妙的前景,能被一位创世的泰坦评价为“比较疼”的痛苦,那该是什么样的体验?

不过眼下,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眼看着苏伦开始拼命,其他大神不会坐视不理了,他们能允许伊莱文将月光森林的实力削弱,但却不会允许苏伦死在这里,几大神系掌控神国大6,已经是持续了万年的局面,一旦苏伦身死,很可能会引连锁反应。

别的不多说,最少萨弗拉斯的预言神系的力量会被大大的削弱。

据说这位人老心不老的预言大神,和苏伦的关系有些太过于密切了,两个神系,都快好的穿一条裤子了。

“嘿!”

伊莱文活动了一下拳头,将月神战镰收回到了储物空间里,然后从背后取下五个奥术法球,一颗一颗的喂给了在他身边盘旋的炎,

“一会就靠你了...别怕疼,我会尽快把你复活的!”

炎的两颗熔岩火球一样的大眼睛里,露出了人性化的不满,不过最后还是用大脑袋蹭了蹭伊莱文的胳膊,像是一条蛇一样,盘旋在了他的手臂上。

“要冲了!”

伊莱文压低了声音,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