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都市修真 第十八章 惹不起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太极医仙叶凡 温意宋云谦 屠魔工业 重生之名门医妃 我在过去等你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顾安童司岳云 逍遥皇帝打江山

包厢内,除了刘暠那呕心抽肠的呕吐声,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大脑有那么一瞬的停顿。

赵韩雅不可思议地看着渐渐向自己靠近的年轻人,几乎忘却了脸颊上的疼痛,也忘却了还倒在一旁的刘暠。

他怎么突然来了?

他怎么知道这里的?

他怎么还打上人了?

一连串的疑问在她心中闪过。

那几位风投公司的老板亦是目瞪口呆地望着那年轻得过分的身影,虽然这几人没几个底子有多干净的,都是一群披着“文明人”外衣的兽类,但看着有人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暴打别人,仍是感到出乎意料。

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愣头青,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能来岳楼的又有多少是普通人?

“赵老师,你没事吧?”周阳来到赵韩雅身边,轻声关切问道,那目光清澈的神情完全看不出刚刚出手打了人。

“我,我,我没事,你怎么,怎么”赵韩雅忽然发现先自己的思路跟不上事情发展的节奏,有些张口结舌道。

“嗯,没事就好,放心吧,您先坐一会儿。”周阳伸手扶着对方,言语淡定道。

赵韩雅就这样出神地被周阳扶坐到桌边的椅子上。

随后,周阳依然面无表情地看向仍坐在座位上的叶平胜,“刚才是你想让赵老师道歉?”

话语虽然平静,但却令叶平胜非常不舒服,哪来的毛头子,装什么大佬。

“你到底是什么人?”叶平胜隐含着怒意,寒声问道。

此时,刘暠还趴在地上,差不多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这会让也清醒了不少,看向周阳的目光中尽是茫然与畏缩,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是来帮你们解决问题的。”周阳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拿起一瓶还未开封的酒,放到叶平胜面前。

“把这瓶酒喝了,然后跟赵老师说对不起,此事就算揭过。”周阳一手撑在桌面,就这样平静看着叶平胜。

在场所有人再次愣住,均是看傻瓜一样地看着周阳。

这个愣头青简直是在挑战他们的底线!以为他们是好惹的?

“切,有病”叶平胜斜眼看向周阳,口中刚骂咧了一句,却发现眼角黑影一闪。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一声惊叫声!啊!

忽然,“啪”一声脆响再次在包厢内响起。

叶平胜整个人被抽得身子一斜,直愣愣撞在旁边的人身上。

这下,包厢内炸开了锅。

“叶总”

“老叶”

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周阳,怎么又动手了,况且这次的对象还是叶平胜,这个愣头青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赵韩雅更是捂住嘴巴,眼前发生的事情越来越超乎她的想象,这还是平时她所认识的那个老实本分的周阳吗?

那声尖叫正是她发出的。

叶平胜似乎是被这一巴掌抽蒙了,混迹了这么多年,黑白通吃的他几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老岳,老岳,你给我进来!”某位风投公司的高管索性扯开嗓子高声喊道。

“哗啦啦!”只见,反应过来叶平胜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推开身边的桌椅,面目狰狞地对周阳吼道,“我艹,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今天要是能完整地走出包厢,老子他妈的跟你姓!”

周阳的一个巴掌激起了叶平胜藏在心底不知道多少年的凶性,不由分说,抓起酒瓶就往周阳头顶砸去。

“咣”酒瓶是碎了,不过是碎在叶平胜头顶。

“啊!”叶平胜惨叫一声捂着头颅,顿时血流如注,鲜血沿着指缝不住地流得满脸都是。

那酒精泼在伤口上如同火上浇油。

“跟我姓?就算你爹同意,我还不乐意呢。”周阳仍是面无表情地说着,顺手拿着纸巾擦拭沾了些许酒渍的双手。

此时,在外面听到动静的岳楼老板岳中盛恰好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

“哎呦歪,各位这是怎么了?”岳中盛惊慌失措道,平时进出他岳楼的可都是些高官达贵,哪里会跟市井之徒一样。

包厢内,一个趴在地上狂吐,一个捂着头,满脸是血。

除了那个趴在地上呕吐的还有坐在一旁的女人他不认识,其他人他也都相识,都是平时的熟客。

尤其是那叶平胜,差不多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来一次。

岳中盛慌乱之下来到桌边,看到周阳后先是一愣,随即用着所有人不敢相信的语气恭敬地问着,“周少,你怎么在这儿?出什么事了?”

之前明明帮对方安排的“望岳厅”,他怎么会出现在“神秀”?

而且看这情形,似乎跟对方脱不开干系啊。

“没事,岳总您先去忙您的,这里我来处理。”只见周阳非常淡然地摆了摆手,“对了,待会这里有什么损失直接记在我账上就行。”

岳中盛当场杵在那里,快速思考周阳话里的意思。

他对叶平胜算得上知根知底,只是个比较有钱的风投老总,可他对周阳却不是很了解,但从姜天铭对待这年轻人的态度可以看得出对方绝对不简单。

岳中盛权衡再三,在周阳耳边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要不要我去支会姜先生一声?”

他这是在为周阳考虑,生怕对方在这里吃了亏,到时候姜天铭问起来,他无法交代。

姜天铭跟眼前这些人孰轻孰重,岳中盛哪里还用想太多。

看着两人窃窃私语的样子,叶平胜心底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这年轻人有什么背景不成,可南洲这地方的年轻一辈中的能人,他大多都见过,就是没见过周阳这号人物。

“呵呵,不用,这是我的私事,我能解决好,麻烦您出去的时候帮我把门关好了就是。”周阳这会和熙的笑容跟之前的冷漠完全就是两个人。

“好吧,周少,您自己注意点,我就在门外,您千万别再冲动了。”说完,岳中盛看都没再看受伤的叶平胜一眼,倏自离开了包间,留下惊掉一地眼球的众人。

就这么走了?这什么意思?

还让对方别再冲动了?

叶平胜顾不上疼痛,透过指缝间看向周阳的目光隐隐有着惊惧,心里不知想些什么,或许是岳中盛对待对方的态度令他清醒了些许。

能走到他这一步肯定不是傻子,连岳中盛都如此尊重对方,弄不好真的是个自己惹不起的人物。

“周阳,要不我们走吧。”身为当事人的赵韩雅看到这会儿的情形,她倒不是怕事情闹大,同样是担心继续这样下去,周阳要吃亏。

“不要着急,赵老师,他还没有跟你说对不起呢。”周阳摇了摇头,倏然指着蹲在地方捂着头的叶平胜。

此时,那位被周阳一脚踹开还在呕吐的刘暠仿佛成了陪衬,根本没人关心他的死活。

众人见叶平胜不说话,也都不开口,叶平胜能想到的,他们自然也能想到,场面顿时冷清不少。

良久之后,只见叶平胜缓缓站了起来,因为疼痛不时抽着冷气,咬牙切齿地看着周阳,“子,今天算我认了倒霉,能否留下个名号?”

“哎,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你非要弄得那么复杂,如果我真的告诉了你我的名字,恐怕到时候你吃的亏更多。”只听见周阳说了一句令所有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知道个名字还能吃亏?

为什么?凭什么?这是在开玩笑吗?

所有人心里不断泛着疑问,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口气怎能如此之大!

“呵呵,看你们一个个还挺像成功人士,连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周阳坐到椅子上,指尖敲打着桌面冷笑着。

所有人都在等他的下文。

“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人。”顿了顿,周阳继续轻描淡写地说道,“姓叶的,如果在这里你们知道了我的名字,保不准明天,不,也可能要不了明天,外面就会有人知道你惹了我,我不是危言耸听,到时候,我可以保证,你在南洲从此很难立足!”

嘶!

除了赵韩雅之外,所有人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他的话是这个意思!可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现在,你懂我的意思了吗?”周阳重新将目光投到叶平胜身上。

鲜血遮住了面容,没人能看到叶平胜的表情变化,他这会儿心中六神无主,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对方说的话。

虽然,在他看来,对方所说的不无道理,况且,不到一定的高度也不会有这样的思想。

但是如果就这样妥协的话,走出这个门自己还有什么面子?

等等!

忽然,叶平胜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刚刚赵韩雅喊对方什么?

周阳?

姓周?

惹不起?

难道…把所有疑问窜在一起,叶平胜隐隐猜测出对方的身份,之前他们还在聊着,南洲周家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

不会真这么倒霉吧,惹到了他真的惹不起的人物!

叶平胜彻底乱了心境,如果对方真的是那个周家的年轻人,怎么办?

叮铃铃,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包间的沉寂。

“喂,姜大哥,我就在旁边有点事,马上就过来哈。”周阳接通电话后轻声说了一句,随即挂断。

叶平胜听到对方这简短的对话,心中更是怕了,姜大哥?姓姜?不会是姜家的那个大少吧?

什么叫欲哭无泪,什么叫欲唱无词?

此时,没人比他更能体会这两个词的意思。

他现在已经完全能够肯定对方的身份了!

“老沈,帮我重新开瓶酒过来。”叶平胜缓缓转身对一旁的人,颓然沉声道。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极医仙叶凡 我自镜中来 赘婿神医 爱如潮水阿正 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唐嫣 万族之劫 楚流玥容修 回档在2008 我真是医神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