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都市修真 第四十四章 阿怪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王婿叶飞唐若雪 温意宋云谦 屠魔工业 重生之名门医妃 我在过去等你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顾安童司岳云 逍遥皇帝打江山

山村,四五间木屋围成一圈。

周阳没想到永山贤人还真是住在富士山山腰上。

这里不差于任何能够想象中的世外桃源,能听到林间不知名的虫鸣鸟叫,也听到从山顶流下的“咕嘟嘟”泉水声。

唯一缺少的就是人气,加上周阳跟在港口接他们的那位男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位貌似老仆的老人,这片区域内总共也才四个人。

周围的环境完全不用担心有人打扰到这里,车子停在山脚下,木屋四周根本没有道路,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深山里会有人居住。

可能是永山贤人交代过,之前接送他们的男子将周阳安排在其中一间木屋,除了用拗口的中文告诉周阳“木村林宇”这个姓名之外,那名男子好像比永山贤人还要沉默寡言。

来到木屋之后,永山贤人就把周阳的经脉跟神识解开,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对方逃跑。

其实周阳也知道,都已经到这儿了,旁边还有一位神境高手无时不刻看着,逃跑的机会微乎其微。

到目前为止发生的一切虽然超出了周阳的想象,但并没有真正撼动历经生死劫后古井不波的心境。

“武道精神,是以武止伐,平息干戈,从矛盾争斗中找到互助统一的最终目标,我相信你们华夏几千年的文化跟我的理解应该相差无几。”

“武力不是暴力,不是为了杀戮而杀戮,为了战斗而战斗,而是为了制止杀戮和战斗,为了保护和守卫众生,迫不得已,不得不发是以仁心推己及人,化干戈为知己,合天地于一气。”

“我们大和名族错就错当初在以武道作为侵略手段,可惜那些人至今仍然不知悔改。”永山贤人后来车上的一段话始终围绕在周阳耳边。

周阳怎么也没有想到永山贤人对武道的认知竟然上升到这样的高度,难怪能够成就神境。

或许也只有真正超然物外的神境高手才能将国与国之间的利益看得如此平淡。

亦或者对方从骨子里就是个武痴,国家之间的矛盾利益永远都走不进他的内心。

武道就是武道,不夹杂除此之外的任何杂念。

难怪对方敢于为了探索武道巅峰,只身前往华夏,甚至不惜一切将自己俘虏至此。

可永山贤人为何不等浅井宏树在倭国的时候动手,那样岂不是更容易?非要等对方死在了华夏才想尽办法寻回?

他到底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

京城现在恐怕乱成一锅粥了吧,周阳可以毫不妄自菲薄地说一句,他现在绝对是京城军方手心里的宝贝疙瘩。

当一个人对某件事执着到极点乃至恐怖,哪还有不成功的道理,可以说永山贤人为了武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其实周阳有些冤枉永山贤人了,对方怎么可能没有探测过那块神秘钥匙,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没有头绪,也不会任由神秘钥匙的传承人浅井宏树自行研究。

更没有想到这位几乎可以在武术界横着走的化劲后期大高手会如此不争气地直接撂在了华夏!

简单地用过晚餐过后,没有人去关心周阳是否能习惯这样的生活,各自回到自己的屋内,不再走出。

在这里,周阳的经脉虽被解开,但并不敢修炼,谁也不知道永山贤人的手段会不会发现灵气异动。

不过经脉解开之后,灵气的自行运转倒是让周阳的疲惫一扫而光。

“阿怪,为什么不出手?”神识中,周阳的情绪略显低落,心中有股说不出的难受。

阿怪始终保持着模糊状在神识角落中。

“周阳,你为什么要修真?”没有回答周阳的问话,阿怪倒是很平静地反问了一句。

为什么修真?这恐怕是自结识以来阿怪第一次这样问他。

一直以来,周阳似乎习惯了对方亦师亦友的身份,可以说是他的最终底牌,也可以说是他修真路上的引路人。

为什么修真?周阳沉思下去。

还记得半年之前的那个夜晚,一个模糊的光圈出现在自己面前,告诉了自己修真的存在。

那时候的他一无所有,唯一活下去的欲望就是期望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但社会的残酷一次又一次蹂躏着周阳,可以说没有阿怪的出现,那么他所希望的或许永远实现不了。

经过这半年的社会沉浮,周阳成长得很快,有时候也会为自己一穷二白时的执着想法感到可笑。

凭他过去那样即便依靠学绩能够出人头地,怎么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

为什么修真?

为了变强不再受欺凌?

为了成为人上人受人敬重?

为了拥有更好的生活不再受苦?

可这些已经实现了啊,那么接下去修真的意义呢?仅仅是为了当初与阿怪的约定吗?

周阳忽然发现自己有些茫然,如果当你所做的一切毫无动力之时,可悲之感油然而生。

“我们的约定是,只有在生死关头才会出手,那个人没有想杀你,所以我不出手,还有,如果以后你仍然抱着以我为后盾的想法,那么我宁可选择离开”阿怪的话有点不留情面,甚至是狠。

不过它相信周阳有一天会明白他的用意。

地球上的这些打打杀杀又算的了什么,真正修真界的那些高能哪一个不是历经三九劫难才能成就高位。

如果让周阳产生了侥幸心理,就算将来能够去到修真界,想要有一番作为也是不可能了。

阿怪没有再出声,每一次对周阳的话都是点到为止,有些问题现在不解决,那将会是伴随周阳一生的困扰。

周阳盘坐在床边怔怔地看着窗沿,思绪有些混乱,为什么修真?为什么修真?

这样的想法如同魔障围绕着他。

一夜静静过去。

住在周阳不远处的永山贤人夜间曾经用精神力探过两次,当每次看到周阳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发呆,以为对方是思乡情切,也就不再过多关注。

天色微亮。

屋外传来“刷刷刷”的声音。

周阳有些失魂地打开木质移门,看得出这一夜过得不是很好。

院内,空气沁心,周阳看到永山贤人单手持剑。

刺、劈、挂、撩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王婿叶飞唐若雪 医婿 太极医仙叶凡 我自镜中来 赘婿神医 爱如潮水阿正 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唐嫣 万族之劫 楚流玥容修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