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都市修真 第十七章 杀戮的终点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太极医仙叶凡 温意宋云谦 屠魔工业 重生之名门医妃 我在过去等你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顾安童司岳云 逍遥皇帝打江山

“你今天犯了大忌!”

“修行直指本心,你的心神根本没有蜕变!”

“生存不是比武演练,没有规则,弱肉强食!想要登顶苍穹,必踏尸骨无数!”

周阳静坐在酒店的沙发上,脑海里始终回响着阿怪说着的话,整个人还未从之前杀人的状态回过神。

阿怪知道周阳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情并没有点破。

但修真界的规则跟地球相差实在太大,在这个世界,只要是个正常人对杀人都抱有绝对抗拒的心态,更何况新世纪的青年从小都会接受完美的教育,无论从伦理道德还是法律上都有着根深蒂固的敬畏。

周阳就这样静坐着,一言不发,肩上的伤并不严重,经过灵气滋润几次,已经开始结痂。

白小柔也躺在周阳的卧室里,战斗结束后打了个电话就彻底昏迷过去,周阳只好带着她来到酒店,只不过两人浑身血迹还是引起了酒店的关注,但出乎意料的是缅甸警察只是过来核实一下两人身份就离开了,这其中到底发生怎样的操作就不是周阳能够知道了。

而且从白小柔昏迷前的电话中,周阳明白自己击杀的人竟然是在帮毒枭做事,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来,阎山都是该杀之人。

阿怪也没有过多的催促周阳,凡事都有个过程跟蜕变,在每个人的生活中,有人觉得买一套房子是眼前最大的事情,有人觉得结婚是大事,但阿怪认为现在周阳思想中,如何能够突破杀人这个心里障碍是最大的事情。

在这过程中如果因为受到外界的影响而滋生出来的想法,皆不是本心,轻则境界不前,重则心生魔障,也就是修行中所说的心魔。

周阳忽然感觉很累,自修行以来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疲惫,登顶苍穹,尸骨无数,周阳没有想过依靠别人的生命来铺自己的大道之路,虽然阎山的确该死,但如果是别人将他除掉,周阳或许会拍手称好,可落在自己身上,却导致心神一片混乱。

疲惫中的周阳闭上双眼,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此时已是凌晨四点,丛林中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多大关注,酒店中所有人几乎都在休眠,若不是周阳这样的修行之人很难感受到灵气的紊乱波动。

沉睡中的周阳,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中的一艘小片舟,任凭风吹浪打,飘摇不定,随时都可能舟毁人亡,空中的乌云好似形成一个魔鬼正在咧开的笑容。

然而睡梦中的周阳跟现实中一样,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发呆,在他看不到的一处空间,另一个人形光圈悬空而立,时刻关注着梦境中的周阳,那是阿怪。

瞬间,场面切换,周阳发现自己走在南洲的小巷里,眼前有一对男女,男的手持一把短刀,女的靠在墙边,看情形像在抢劫,两人似乎都看不到一旁的周阳,眼看短刀就要捅在女人身上,周阳仍然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男人的头顶忽然出现跟之前一样魔鬼的笑容,只不过比上一个梦境更加凝实。

刷,场景切换,银行中,两名匪徒劫持数人,保安已被打死在地,周阳默默站在柜台边,看着匪徒不断将银钞抓起,那疯狂的笑容就像梦魇般可怕,被劫持的人露出绝望的眼神,这就像一个封闭的空间,无人搭救,唯一的希望便是周阳,周阳数次想出手,可一想到阎山的死状便又踌躇不前。

刷,场景再次切换,梦境中的周阳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这一次,他发现自己变成一名警察,正在追捕重犯,逃犯带有枪械武器,已有几名同事倒下,只剩下自己,最终的搏斗,周阳眼看就要击杀逃犯,可在那一瞬间,周阳忽然手一顿,没有下决心击杀,眼睁睁开着逃犯离开,这时,逃犯的头顶再次出现一个魔鬼的笑容,几乎凝成实影。

刷,刷,刷,刷

接二连三出现不同的场景,不同的故事,但每一个故事的结局都一样,周阳都没有下定决心出手杀人,虽然那些人都是该杀之人,眼前魔鬼的笑容越来越多,已经无限接近实体化。

最后,当场景切换到一处战场,虽然周阳没有真的经历过战场,但从遍地的尸体跟满地硝烟不难看出此地正在经历一场战争,周阳也是其中一员。

对方战士每一个都跟之前的魔鬼一样,咧着笑容不断冲杀,鲜血断肢遍地都是。空中那只已经成型的大魔贪婪地看着地面。

周围的战友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没有人主动杀向周阳,战友们希翼的目光看着周阳,周阳的双手欲抬又止,如果自己全力出手,或许早已结束一切,可梦境中的自己一直在想,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战争?什么时候才是终点?

“不杀,哪来的生存?”

“不杀,哪来的宁静?”

“不杀,哪来的和平?”

忽然,周阳的脑中接连闪过这三句疑问。

是啊,不杀坏人,好人无法生存,不斩恶徒,城市无法宁静,不经历战争,世界无法和平,所以杀戮也有正反之分!

正义的杀戮终点便是....和平!

周阳双眼瞬间明亮,长啸一声,那些魔鬼顿时犹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直到杀完最后一个魔鬼,空中的大魔极不甘心的挣扎消失,原本昏暗的天空顿时阳光照眼,彩云齐飞。

心魔顿破!

远在另一个空间的阿怪猛的松了一口气,修行中最难的不是经脉修为,而是心境,如果心境出现了问题,任谁都无法改变。

心境的蜕变,你懂了就是懂了,你不懂始终不懂。

而且关于杀人这种心态问题,是绝大多数修士都要面对的,只是面对的时机不同,有些修士在修炼之初就会经过生死搏斗,但有些达到法相境还未必经历,如果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畏畏缩缩,那么永远无法登顶大道,而反过来,在最快的时间里就能接受杀人事实,视人命如草芥,那更大的可能会成为一个嗜杀之人,也不会被修真界接受。

“郭老,周兄弟这是怎么了?”姜天铭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周阳,焦急的搓手。

原定在今早回国,可一直不见周阳出来,直到上午十点钟,姜天铭只能无奈请来酒店工作人员打开房门,随后,便看见周阳躺在沙发上,面色苍白。

而且整个人大汗淋漓,一直处于颤抖中。

“少爷,我给他把过脉,没有任何问题,脉搏强劲有力,比常人的身体强壮好多倍。”郭善皱着眉头,“看着情形,不是身体问题,倒有些像....”

“像什么?”姜天铭很是焦急,他可是真心把周阳当成兄弟去相处。

郭善跟纪广生对视一眼,“有点像魔障,也就是练武之人常说的走火入魔。”

“我去叫救护车!”说完,姜天铭就向外走去。

“少爷,没用的,走火入魔只能靠武者自身化解,无法借用外力,如果能抗过去,实力会有较大的提升,如果抗不过去....哎,谁也救不了。”

“只不过奇怪的是,从来没听说过在内劲实力就走火入魔的,除非,除非周兄弟已达化劲!”说完,郭善古怪地看着二人,觉得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周阳才多大,十八岁!纵观历史,能在十八岁达到化劲的除了古武时代有过,近代听都没听过。

话音刚落,忽然,室内莫名刮起一阵劲风,最靠近周阳的郭善如临大敌,急忙将姜天铭护在身后。

“小心!”

纪广生慢了一步,整个人被震退到墙角,幸好力量不是很大,除了衣服上多几道破口,没什么大碍。

几人惊恐地看着周阳,就见,周阳倏地睁开双眼,凌厉的目光似乎能看穿头顶的花格。

刚才的气势太可怕了,郭善也只是在几位化劲高人身上见到过,身未动,劲已出,不是化劲还能是什么?

数秒后,风势才逐渐平息,周阳站立起来,目光归于平静,不再摄人。

姜天铭忽然发现周阳似乎跟昨天有些不同,可到底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但放在郭善眼中就不一样了,武者之间的感应并不是常人所能企及。

“周兄弟...哦,不,周大师。”郭善心中笃定周阳已突破化劲,哪里还敢平辈相称,要知道,化劲已有开宗立派的资本,每一位都是人中之龙!

周阳苏醒后,亦是心中狂喜,不但解开心中郁结,实力更是突破灵动至五层,如果让他现在对抗阎山,在对方不动用铁杵的情况下,甚至一招便能致胜,这才只是一个晚上!按照之前的修行进度推断,想要想修炼到灵动五层,没大几个月几乎不可能。

修真果然神奇至极!

“郭老,你太过客气,什么大师不大师,我还年轻着呢。”周阳不以为然道。

郭善只能苦笑,有些颓然,“看你这么年轻就已化劲,我都感觉自己白活了一辈子,哎。”

周阳摇了摇头,不想接过话茬,自己的机遇根本不是他人所能理解。

“咦?白小柔呢?”周阳望着空荡的床,他记得自己在沉睡之前,白小柔还重伤在卧。

“白小柔?没见到,难不成....周兄弟你?”姜天铭看看周阳,再看看带有血迹的床单,若有所思地问道。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极医仙叶凡 我自镜中来 赘婿神医 爱如潮水阿正 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唐嫣 万族之劫 楚流玥容修 回档在2008 我真是医神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