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都市修真 第三十一章 制作法器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王婿叶飞唐若雪 温意宋云谦 屠魔工业 重生之名门医妃 我在过去等你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顾安童司岳云 逍遥皇帝打江山

“丑媳妇见公婆?不对,我不是丑媳妇,也不对,那不叫公婆,啊呸,什么跟什么啊。”周阳急忙摆头将乱七八糟的思绪甩出去,以往跟慕心语的喝茶聊天在他看来就是纯粹玩伴之间的叙旧。

时间尚早,距离吃晚饭还有三四个小时,再修炼一会儿吧。

“叮铃铃”还未进入修炼状态,电话再次响起。

“小阳,在家不?”电话里传来姜天铭的声音。

“姜大哥,在的,什么事?”周阳疑惑道。

“还有三天就是老爷子百岁大寿,邀请你到时候也来参加。”姜天铭郑重提出对周阳的邀请,这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能够参加这种宴会的人无一不是南洲的风云人物,他是想借此机会让周阳提前接触一些大人物,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简单些。

周阳听后一怔,哪里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自己什么地位,说白了根本没有参加的资格,姜天铭的做法让周阳除了感动说不出第二个感受,只有把自己当做真正的朋友才会这样做。

“对了,还记得缅甸那个严大师吗?他已经到达南洲,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不待周阳回话,姜天铭又继续问道。

“好,姜大哥,老爷子大寿我过去,不过今天晚上我可能没有时间,刚心语喊我去她家吃饭。”

“慕心语?你小子艳福不浅啊,白小柔...慕心语...你比哥哥我强,噗嗤。”姜天铭调侃道,说实话,其实以他姜家大少的身份何愁没有女人,可在这方面姜家的门风极好,从来不允许家族弟子在外面胡乱花天酒地,当然,管束是一方面,主要还是靠个人自身的素养。

“姜大哥,我跟白小柔真的没什么...”

“行了行了,不说了,记得三天后啊,到时我让广生去接你。”不论周阳怎么解释,姜天铭就是笑笑不接那茬。

电话挂断后,周阳没了修炼的心思,摆在眼前有两件事要做。

晚上去慕心语家不可能空手去,姜家老爷子百岁大寿既然邀请了自己也需要准备礼物。

杨姨那边倒还好,毕竟只是一个晚辈去拜访长辈,花钱买点什么都行,但姜家就不能随便了,老爷子这辈子什么东西没见过?姜天铭为了准备一份礼物可是跑到缅甸去寻找,自己定然也不能那么随意,怎么说也是自己兄弟的家事,含糊不得。

可到底准备什么好呢?能用钱买到的周阳倒也不用犯愁了,虽然他现在不是很富有,但十几二十万还是有的。

忽然,周阳脑中出现一个词,法器!

当初姜天铭刚开始去缅甸时不也是为了给老爷子买件法器么,况且他记得阿怪好像说过自己也可以制作法器,怎么就忘了这茬。

“阿怪,你之前是不是说我也可以制作法器?”周阳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你想制作凡器?”阿怪说的凡器也就是周阳所说的法器。

“对,就是凡器,怎么制作?”稍一回想,周阳便想起阿怪曾说过修真界的法宝之分。

“这个简单,只是利用灵气在物品中刻画出不同的阵法,不过这种阵法对你没什么用,你本身就是修士,灵气通过奇经八脉已经形成天然的阵法,可以说你现在本身就是个凡器。”阿怪的话仿佛又为周阳打开另一个全新的知识。

“我本身就是凡器?天然的阵法?”周阳第一次接触这样的说法,便产生极浓的兴趣。

“对,每一个修士从修炼那一刻起就已经相当于为自身在刻画阵法,修为的成就决定阵法的高低,这个可能有些复杂,等你以后突破更高的层次才能理解,我先将普通凡器使用的阵法教给你。”随后,周阳的脑海中就出现一个个看似复杂却又浅显易懂的图案。

“这是聚气阵,这是小玄武阵,这是小幻阵,这是聚煞阵,这是…..”阿怪不厌其烦地将每个阵法用途一一告知周阳。

当周阳将所有阵法都过了一遍,忽然产生一个新的疑问,“阿怪,有没有可能同时在一个物件里刻画不同阵法?”

“有,不过难度太大,不说对于载体的要求独特,只是刻画阵法本身就需要消耗极大的心神,一般灵动期的修士经不住这样的消耗。”阿怪的话打消了周阳的念头。

“那普通凡器对于载体有什么要求呢?”周阳继续问道。

“只要能够封住灵气的都可以,大小不论,比如玉或者一些特殊材料形成的载体,就像你那把九龙剑。”

“玉?那好办,自己那块龙黄玉髓虽然灵气全无,可作为载体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算拿到市面上也是上等的玉石。”周阳如此想到。

既然决定自己制作法器,那就开始动手。

关于龙黄玉髓周阳曾想过,虽然没有了修炼价值,但卖出去还是能够获得不少资金,可眼下有了更好的选择,周阳觉得索性将玉髓切成一块块,制作成法器后再卖出,那样才能最大程度收获利益。

约莫半个小时后,周阳面前已经摆放着数十块切好的玉髓,大小不一,有九龙剑这样的利器,根本不用担心在切割中损坏玉肉。

拿起最边角的一块,周阳尝试按照脑中的阵法图案,迅速在指尖凝出一缕灵气,慢慢送入玉内开始刻画。

“凝神,屏气,阵法最讲究的是平衡。”阿怪的声音适时地出现在耳边。

周阳首先刻画的是小玄武阵,也是诸多阵法中最简单的一种,这种阵法多用于防护,制作成法器后,在佩戴人遇到危险或撞击时,会主动激发一次,但小玄武阵也不是万能防护,最多只能承受不超过灵动三层的攻击,也就是差不多千斤的力量,而且用过一次后便会将阵法中的灵气消失殆尽,不会再产生作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阳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玉块,额头上已经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

忽然,周阳感受到玉件内传来一股紊乱的灵气波动,急忙停止刻画,可还是晚了一步。

“嘭”一声闷响,整块玉件化为粉末。

“速度不够稳定,平衡被打破。”阿怪提醒到。

周阳有些心疼,别看这块玉件是边角,卖个一两万还是不成问题的。

再来!

拿起另一块边角,重新刻画,依旧是小玄武阵。

十分钟后,“嘭”玉件再次化为粉末。

“速度可以,阵法图案出现偏差。”

再来!

“嘭。”

再来!

“嘭”

周阳的心在滴血,连续四次失败,转眼间十万八万就这么打了水漂。

再来!连续的失败激起周阳的好胜心,这会儿什么钱不钱的全部抛诸脑后。

每一次的失败都是经验的积累,周阳的面色开始逐渐苍白,灵气消耗倒不是很大,主要是长时间集中精神令他感到一阵疲惫。

这是第五块边角玉件,全然不管滴落的汗水,周阳的目光死死盯着玉件,指尖缓慢在玉件上游走,玉件的表面已经开始逐渐显现出异样的色彩。

当最后一笔勾画完,仿佛抽空周阳最后一丝力气。

“凝!”周阳咬牙,手指轻点,玉件顿时光芒大作,随后瞬间收敛,原本暗黄色的表面呈现出点滴绿光。

“呼,终于成了,这也太累人了吧。”周阳擦拭去额头上的汗水,赶紧调息养神。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周阳才恢复心神,整个人重新精神饱满。

“这就是法器了。”周阳把玩着手中的玉件,这是自己制作的第一枚法器,具有着别样的意义。

没有多想,望着面前的数十块玉件,周阳开始制作第二件。

一刻钟后。

“凝!”有了第一次成功地经验,周阳没有再跑弯路,顺利地做出第二件法器,心神的消耗也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这次刻画的是聚气阵,聚气阵属于小型的聚灵阵,可以小范围地将灵气吸收围绕在佩戴者身边,潜移默化地改善佩戴者的体质。

望着眼前两枚玉件法器,周阳有些自得,开始遐想如果将所有的玉件全部制作成法器,那将是多大的一笔财富。

不过自己现在对于法器的行情价不是很了解,改天还是要找机会多多查探,

而且要将这些玉件全部制作成法器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周阳给自己订下目标,以后每天制作一个法器。

傍晚差不多六点半,周阳才一手拎着一个礼包来到慕心语家,说实话,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独自上门拜访以前的亲友长辈,他给杨姨买的是一盒蜂蜜,也给慕心语的父亲带来一盒茶叶。

按下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周阳没见过的陌生青年。

“你好,你就是周阳吧,快请进,干妈跟心语等你好久了。”虽然这人面带笑容,可却总给周阳不舒服的感觉。

进门之后,周阳才发现,原来今晚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三四个年轻人坐在沙发上喝茶闲聊,不过他都不认识。

“小阳!”这时,一个看起来像三十多岁,面容姣好,穿着大方得体的美妇从厨房匆忙走出,身上还系着围裙,看到周阳的到来,露出开心的微笑,眼圈不由地红了。

她就是杨姨!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王婿叶飞唐若雪 医婿 太极医仙叶凡 我自镜中来 赘婿神医 爱如潮水阿正 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唐嫣 万族之劫 楚流玥容修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