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都市修真 第九十章 白氏危机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太极医仙叶凡 温意宋云谦 屠魔工业 重生之名门医妃 我在过去等你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顾安童司岳云 逍遥皇帝打江山

“额,对啊。”一听到岳峰的话,周阳拍了拍后脑勺,忙前忙后的都忘了还有那茬。

要说什么地方能够最快接触到这些顶级药物,最近的武林黑市中说不定就有啊。

随后,一整个上午的时间,周阳陪着岳峰收集这几种类似药效的药材资料以及照顾对方的母亲。

那条灵兽大蛇的心火与精血确实神奇无比,以心火去寒毒,再加上精血的固本培元,不到半天的时间,岳峰母亲竟然恢复如初,甚至比为中毒之前身体还要健康。

任谁也不相信半天之前还处于病入膏肓的状态。

周阳为了让岳峰彻底放心,亲自又为对方母亲“诊断”了一番,并且还用灵气为对方洗涤了一次。

确认母亲真正恢复了健康,下午一点左右,岳峰简单收拾后跟随周阳乘坐对方来时的那辆计程车回到川州机场,而后从川州机场出发,重新飞往北州机场。

因为武林大会中的黑市,只剩下最后一天。

周阳这次川州之旅于此仅仅一天不到匆匆结束,虽然没有利用识海中的神秘“世界钥匙”前去青城山,但收获亦是不。

不仅拿到益寿丹的主药血气虫,连龙须也找到了,还有灵兽身上的各种宝贝,尤其是那颗内丹,周阳暂时还没有时间吸收,不过从阿怪的讲述,那条灵兽大蛇已经修炼了上百年,可想而知,内丹中所含的灵气绝对浓郁。

飞机上,岳峰抓紧时间休息,而周阳却在神识中不断学习炼丹知识,益寿丹关乎到老爷子的性命,周阳不敢有丝毫大意,不断学习的同时也再向阿怪请教一些想不通的地方。

可只从知识中学习毕竟是纸上谈兵,很多问题还要经过实际操作才能解决。

四点钟不到,飞机降落在北州机场,然后周阳再找车前往沧县,一路上行程没有耽搁,终于在傍晚五点之前来到沧县。

重回沧县后,周阳发现了一件令他哭笑不得的事情。

这段时间,沧县大街巷内,到处都在谈论一个神奇的事件,就是四天之前,有一伙神秘人飞檐走壁,在医院的火灾中救下很多受困人员。

有关于神秘人的视频更是在络上传得满天飞,但是视频中的影像太过模糊,到现在为止,都不曾有人认出这伙人的真实身份。

当然也有不少人为了蹭热度而冒充神秘人,某某武学传人,或者是某散打高手,为此沧县的年轻人们竟然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打假团队。

你想要自称神秘人?

行!没问题!先从八楼跳下来看看。

也不要你真的带个人,自己能跳就行。

虽然视频中没有录下神秘人带人从八楼跳下的那一幕,但经人口相传后,这几乎已是成为很多人认可的事实!

不过在正规的官方新闻上,为了不引起某些社会不安定因素,倒没有关于神秘人的报道,毕竟现在的武林跟正常人的生活是两个世界。

有赞同的人群,就有反对的,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这火灾是真的,视频也是真的,但故事是编的,什么神秘高人,什么飞檐走壁通通都是假的。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做到飞檐走壁,视频中那些模糊的人影恐怕都是消防队员自己吧,说不定就是带着安全措施呢,至于从八楼跳下,那更是无稽之谈。

一路上听着计程车司机说这些神秘传闻,周阳表情还算淡然,而岳峰却是有些憧憬,行侠仗义毕竟是每一个热血青年的梦想,他也不例外。

而且他知道这个世界真的有一群常人无法想象的武林高手,比如,身边的周阳就是。

回到酒店后,周阳惊讶的发现姜天铭几人还没有回来,按照平时的时间安排,这个点武林大会早已结束。

“喂,姜大哥,我到酒店了,你们人呢?”周阳先是给姜天铭打了个电话。

“啊?阳,你怎么又回来了,对了,你赶紧来绿林山庄,出大事了。”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既惊喜又急切。

“怎么回事?姜大哥。”周阳面色顿时严肃下来,他很少见到姜天铭这样焦急过。

“你先找车过来,边走边说,快!”

此时,天色渐暗,绿林山庄内。

校场上一片紧张的气氛,所有擂台下的人均是抬头望着台上的比斗,如果在平时,擂台上的比斗招式一定会引起阵阵喝彩。

但此刻,擂台下却显得鸦默雀静。

因为在台上比斗之人正是有着“白神步”之称的白氏家主,白沐樊!

与白沐樊比斗的是一位身着中山装的男子,年龄与白沐樊相仿,甚至还要年轻一些。

擂台上,全力对战的两人身形模糊,只有极少有人能够看清他们的招数套路。

“白兄,你这是何必呢,只要你交出令弟,咱们相识多年也不必兵戎相见。”比斗中,那中山装男子似在苦口婆心劝道。

然而,比斗中的白沐樊并不理会,步伐快如残影,速度越来越快。

“白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洪门会的规矩,令弟严重触犯了门规,说什么我们今天也要带他回去。”

白沐樊依然不接话。

“白兄,就算你白家今天赢了又能怎么样,拖过了今天,以后呢,总会惹来其他的大麻烦。”

“哼,吕天问,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白沐樊打断对方的话语,冷哼一声,拼尽全力发动攻击,他口中的吕天问就是与他比斗的中山装男子。

吕天问见自己劝说无效,只能全神贯注到比斗中。

数日未曾现身的白柔此时亦在擂台下担忧的看着父亲,前些日子,刚刚突破到化境初期的她在山庄内安静住了几日,将境界稳定后才跟随父亲参加最后一天的武林大会。

怎知,突然来了一行自称是洪门会的人,点名道姓要他们白家交出白沐堂,也就是白沐樊的亲弟弟,白柔的二叔。

对于洪门会,身在特种部队的白柔并不陌生,那是目前全世界人数最多的社团,现在总部设于米国。

洪门会中关系错综复杂,几乎在全世界各个领域内开枝散叶,就算华夏在建国初期都有过洪门会的相助。

而且据说洪门会的门规十分严格,每一位会员不论对内对外都非常严于律己,不要万不得已的时刻,从不会在世人面前展露身份。

可以算是真正的大隐隐于世。

白柔曾听说过她的二叔早年加入了洪门会,并在其中担任了重要的位置,不曾想,怎么会突然发生这一幕。

二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位高权重的他怎么就忽然严重触犯了洪门会的规矩?

父亲白沐樊应该知道些什么,但并未对她说起。

令她想不通的是,当洪门会要求白沐樊交出白沐堂的时候,白沐樊直接回绝,更是偏激地将事情转化成武林比斗。

双方各出三人,分三场比斗,若是白氏赢了,洪门会此次便作罢离开,若是洪门会赢了,那白氏就需要给洪门会一个交代。

白沐樊作为第一场上去比斗,白柔是第二场,另外还有一位白氏的弟子则作为第三场。

原计划中,白沐樊以化劲后期的实力应该能够稳赢第一场,然后突破化劲后的白柔就算赢不了,凭借白氏游神步打个平手应该不是难事,至于第三场的那位弟子完全是为了凑数。

最好的结果也是平局,父亲似乎是在拖延时间。

但此时看来,想象有些太过美好,擂台上的吕天问与白沐樊比斗到现在两人都未能分出胜负,原本以为稳赢的一场现在成了未知数!

白沐樊,成名已久的化劲大师,虽然踏入化劲后期才不过几年,但实力却是武林中公认的宗师级人物。

谁曾想,一个在武林中名不见传的吕天问竟然与他不相上下。

白柔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地。

如果第一场就父亲就打成平手的话,那么第二场无论如何她都要赢才行!父亲这么为什么做她不知道,但这有关于她白家的声威。

擂台上,白沐樊与吕天问对招极快,只听到不断传出的拳风腿风掠过,白氏游神步在白沐樊的施展下犹如神技。

那些境界低的外劲武者看着白沐樊快到像是形成两三道人影,围攻吕天问。

但吕天问在白沐樊的疯狂攻击下如同不动明王,任凭对方残影如风,我自魏然不动,没有丝毫漏洞的防御令擂台下的众人不断听到“嘭”“嘭”“嘭”的对招声。

转眼几百招过去,两人的汗珠都被强力的劲风蒸发成一道道白烟,却依然攻守不停,强弱不分。

擂台下的众人瞪大了眼睛,不管看不看得清,都在仔细看着台上的比斗。

直到两人速度渐渐慢了,更慢了,已经非常慢了,所有人都看得出擂台上的白大师与吕天问都已经是强弩之末。

然而,此刻,白沐樊忽然长啸一声,面部涨的通红,嘴角溢出几缕鲜血,身形陡然快上几分,吕天问似乎没想过白沐樊有这样的决心,一个愣神被打出擂台,亦是喷出一口鲜血。

擂台下传说一阵阵惊呼。

“白兄,你,哎,你这又是何苦。”吕天问神情中没有恼怒,只有苦涩,刚才白沐樊的做法几乎是透支自身的体能,这样做只会坏了自己的根基。

然而,白沐樊只是默默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走下擂台。

“柔,看你了。”白沐樊苍白的面容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放心吧,爸。”白柔郑重地看着父亲,她到现在都没有问上一句为什么,因为他相信父亲这么做肯定是有理由的。

白柔走上擂台,迎面走上一位穿着与吕天问同样是中山装的男子。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极医仙叶凡 我自镜中来 赘婿神医 爱如潮水阿正 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唐嫣 万族之劫 楚流玥容修 回档在2008 我真是医神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