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玄景顾青辞 第123章 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医婿 温意宋云谦 屠魔工业 重生之名门医妃 我在过去等你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顾安童司岳云 逍遥皇帝打江山

摸着好了一半的脸,玲珑郡主大喜过望,连忙答应,“别说是十个了,就是二十个我也给你找来!”

随后,玲珑郡主迟疑了一下,然后把顾青辞的事和风若兰说了,“若是你能帮我对付顾青辞这个女人,我再答应你一件事。”

听到顾青辞的名字,风若兰妍丽的眸子微微一缩。

那天风华楼的拍卖,穆玄景抱着身边的丫鬟在她眼前离开后,她动用所有的关系查到了这个顾青辞。

本来一个久居深闺的废物突然像是变了个人,可又查不出头绪。

对于这样一个有威胁又深不见底的绊脚石,她自然要铲除了。

更何况,这女人还和穆玄景关系不浅,这一点最让她难以冷静!

穆玄景多年来身边从没有女人,她以为只要等下去,早晚会有她的位置,可这个顾青辞居然堂而皇之地站在穆玄景的身边!

这种女人怎么配得上穆玄景这样的天之骄子?!

看风若兰不说话,玲珑郡主愤愤然说道:“我知道,她现在是太子妃,还在益州有功,又迷惑了那么多男人,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风若兰缓缓抬起了眸,轻蔑地勾着唇角,“你觉得是杀了她有趣,还是毁了她有趣?”

玲珑郡主瞪圆了眼睛,立刻说道:“你同意帮我?”

风若兰轻蔑一笑,“我和她也有些恩怨要结罢了,既如此……不如一起算。”

旁边站着的宁婉儿眼底一亮,没想到顾青辞这女人自己作死,惹了风若兰这么不好惹的人物,简直就是正和她意。

这时,风若兰捏着玲珑郡主的下巴,手指轻划过她脸色丑恶的疤痕,幽幽说道:“记住,你的脸还差一个药引,就是在顾青辞的体内种下蛊毒后取出的心头血。”

玲珑郡主感觉到了脸上冰凉的手指划过,她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颤声道:“可是现在估计是动不了她……”

风若兰眼帘微垂,柔声说道:“我倒是有个人选,太子府的温侧妃……”

很快,夜幕降临,顾青辞头晕脑胀地从仁和药铺回了太子府。

在仁和药铺的时候她和其他十人都在研究这次的高热病,大半天的功夫都在煎药和把脉中耗尽,可还是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想着,顾青辞眉头紧锁,就是不肯放弃,既是为了都城的安危,也为了她手里的仁和药铺。

只要能研究出高热的方子,仁和药铺就能站住脚跟,这比她之前所想的任何方法都要直接有效。

这时候,顾青辞经过温如月的院子,她还隐约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几个丫鬟匆忙而过,嘴里嘟囔着按太子殿下的意思这个时辰得给温侧妃煮红枣桂圆汤,里面一定要加西域进攻的上好红枣。

顾青辞心里浮了个“呵呵”,现在穆君佑倒是又独宠起了温如月。

她没当一回事,可刚要拐过去的时候却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她警戒地顿住脚步盯上了眼前那个人影。

仔细看那是温如月身边新的贴身侍婢喜鹊,她正端着一碗药偷偷跑进花坛,然后把药倒了。

确定四周没人后,喜鹊掩饰性地踩了踩刚刚埋好的土,然后撒腿就跑得没影了。

等到喜鹊离开,顾青辞这才抱着双臂从柱子后面出来。

这温绿茶在搞什么?

想着,顾青辞走到花坛旁,弯下腰仔细闻了闻,没想到倒了的这些药都是安胎药。

顾青辞想到喜鹊鬼鬼祟祟的模样,如果温如月一切正常的话为什么要偷偷倒掉这些价值不菲的安胎药?

她听闻穆君佑是从太医院找了几个专供妇科的太医为温如月调理身子,可现在唱得又是哪一出?

想到温如月不易孕的体质,顾青辞皱起了眉,她这样的体质怀孕后更应该大补安胎药,温如月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常识。

可温如月竟然偷偷让喜鹊倒掉药,而且看喜鹊熟练的动作就知道这不是第一次了。

难道是她这一胎根本不是自然情况受孕?

刚想到这里,顾青辞身后响起一个带着愠怒的喊声。

“是你?顾青辞?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

来人正是穆君佑,他手里还拿着几包药材,一看就是要送去给温如月的安胎药。

顾青辞无所谓地笑了笑,还多踩了地上的土几脚,心里想着要是穆君佑知道温如月都是这样安胎的,他会不会气死?

想着,她心情十分愉悦,回道:“鬼鬼祟祟?我不过是散步而已。”

穆君佑沉声道:“散步你会散到这里?本太子警告你,别对月儿动歪脑筋!她肚子里的孩子事关重大,本太子不可能会纵容你!”

顾青辞轻蔑一笑,“你以为我在乎?”

穆君佑看着顾青辞的目光也冷凝下来,这个女人总是这样,逼得他恨不得亲手杀了她,可看着她那双眼睛他又忍不住纵容她所有的放肆。

想到这件事确实有些不妥当,侧妃比太子妃先有孕一定是让顾青辞难堪了,于是他放柔了语调。

“顾青辞,月儿威胁不到你的位置,她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也要喊你一声母亲……”

顾青辞嗤笑地打断了他,“穆君佑,可惜我没这样的兴致。”

说着,顾青辞转身就走,穆君佑刚想伸手拉住顾青辞,可后面传来了温如月急切的喊声。

“殿下……殿下您在哪儿?”

穆君佑只好放弃去追顾青辞然后转身走向了温如月。

顾青辞听到后面郎情妾意的声音,她冷冷一笑,温如月不是喜欢露出尾巴么?她早晚要砍了她所有的尾巴!

没一会儿,顾青辞还没回到院子里就闻到里面一阵香气扑鼻。

她刚推开门就听到阿正在开心地追赶着竹苓。

“竹苓姐姐!我要吃油酥饼!”

竹苓故意逗他,趁他个子矮就故意把饼举得高高的,阿正不断地挥着胖手去够,可怎么都够不着,最后眼泪都快挤出来了。

顾青辞笑道:“男子汉还能为了个油酥饼掉眼泪?”

竹苓见顾青辞回来了,于是顺手把油酥饼递给阿正然后来接顾青辞,“姐都累了一整天了,先吃点油酥饼,一会儿晚饭就好了。”

旁边拿到饼的阿正立刻眼睛一眯,抹了抹眼泪就开始吃饼。

顾青辞看阿正吃饼吃得那么香于是也有了胃口,她顺手从盘子里拿了两块,然后担心地说道:“我先去后面的园子看看。”

她那些个宝贝疙瘩可都快一个月没捯饬了,虽然临走前交代了一个管花草的婆子代为保管,可那园子里有不少金贵的药材种子是她自己都种不好的,别说是手艺粗的婆子了。

一脸担忧地进了园子,顾青辞立马傻站在原地。

那园子里不仅没有药材枯死,而且好几株珍贵的药材长得很高,比她想象中长势更旺!

“这怎么可能?”顾青辞完全不相信,毕竟就是她自己也做不到啊!

在顾青辞弯下腰感慨的时候,屋檐的瓦片发出几不可闻的一点碰撞声。

随后,一个不羁而洒脱的声音缓缓传来,带着隐隐的笑意,“一个月过去了,娘子可还记得你我的约定?”FL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说!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医婿 太极医仙叶凡 我自镜中来 赘婿神医 爱如潮水阿正 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唐嫣 万族之劫 楚流玥容修 回档在2008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