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玄景顾青辞 第202章 姑娘,你帕子丢了!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太极医仙叶凡 温意宋云谦 屠魔工业 重生之名门医妃 我在过去等你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顾安童司岳云 逍遥皇帝打江山

顾青辞跳下马车就走了过去,这时候正是棋局前极热闹的时候,老头面前坐了个一身华服的贵公子。

贵公子衣衫华贵面容俊朗,正要挑战残局。

一旁的厮在人群中傲气满满地说道:“听闻残局无人能解,今儿可不一样了,我家侯爷可是誉满江北的国手!”

段恒之瞥了眼厮,“不得胡言。”

可这厮的话以及这贵公子的衣着气度都让围观百姓惊呆了。

“呀!我知道了,这是宁远侯府的侯爷!”

“对对对,江北谁不知宁远侯府侯爷棋艺高超,没想到这残局居然把侯爷也招来了!”

“了不得,这回老头肯定要栽了!”

……

一顿夸赞声中,顾青辞脑海里转了转。

宁远侯府,她记得冯管家曾不屑地吐槽过,说是宁远侯府侯爷段恒之差点就做了太子陪读,结果他借口重病卧床拒绝了。

顾青辞扫了眼严肃面对残局的段恒之,心里不由得感慨这段恒之很有远见。

可随后顾青辞拧了拧眉,这段恒之万一破了残局,那她怎么办?

于是顾青辞急忙挤到最前面,认真地看起了段恒之和老者的对弈。

看了会儿顾青辞就对老者的棋艺很是钦佩,没想到这衣衫褴褛的老者竟然有这样变幻莫测的棋路。

段恒之也不是泛泛之辈,他硬是撑了一炷香的时间,打破了来挑战的最高时长记录,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叹着气站了起来。

“我输了。”

这句话一落下,围观的一堆百姓都炸了锅。

由于宁远侯府侯爷前来挑战的事传开了,很快这里围观的百姓差点把凉棚挤翻。

这会儿看到连侯爷也败下阵来,人人都震惊不已,甚至有人断言无人能解。

老者似乎很失望,摆了摆手,“罢了,恐怕北晋是没有能解残局之人,老朽还是趁早离开吧……”

他刚要伸手收了棋盘,顾青辞挤开人群走到最前面,急声道:“老人家,请等一等!”

看到来了个女娃娃,老者审视的目光落在顾青辞脸上,不知想到什么,他怔了好一会儿,然后缓缓停下收棋局的动作。

这时,一旁的围观民众哄笑起来。

“连侯爷都破不了,我看北晋不可能有人能破,姑娘还是别来丢人现眼,要是传出去恐怕都说不上婆家咯!”

“哈哈!就是!一个女娃娃还敢不自量力,莫不是脑子进了水?”

哂笑声和嘲讽声络绎不绝,顾青辞却当做没听见,她和段恒之微微点头,“侯爷可否让一让?”

段恒之看着顾青辞清丽脱俗的面容,礼貌地后退了一步,“姑娘,请。”

顾青辞顺势坐在了木凳上,然后拿起挑战者所属的白子。

棋局很快被老者调整为最初的残局,也就是顾青辞在马车上见识的那场残局,只不过,这次顾青辞手执白子,走得是穆玄景刚刚的路。

顾青辞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渐渐回想起穆玄景走的每一步。

想着想着,穆玄景修长的手指似乎在她脑海里不断慢动作回放。

顾青辞很快理清思绪,然后稳稳地落了第一子。

她手里的白子一落,哄笑声一阵接过一阵。

“这女娃娃怕是不懂围棋吧?”

“就是!谁会这样下棋?本来白子就快输了,她这么走岂不是自投罗?”

“这女娃娃长得这么好看,难不成是个脑子不灵光的?”

……

段恒之皱起了眉,好声提醒道:“姑娘,这棋不能这么下。”

顾青辞清脆悦耳的嗓音缓缓响起,“可有那条规定不能如此下棋?”

段恒之诧异地摇了摇头,拧眉劝道:“并无……只是,从没人这么下,姑娘这样必输无疑。”

顾青辞浅浅一笑,不轻不重地开口道:“在我之前的挑战者可曾赢过?”

她这句话堵住了所有人的嗤笑,也堵住了段恒之,的确,他们断定这女子必输无疑,可之前的挑战者不也全都输了么?

和嘲笑质疑的围观民众不同,顾青辞对面的老者却神色有些异常,他收起眼底的复杂之意,然后缓缓落下黑子。

顾青辞下意识地咬住了下唇,果然,老者和她之前的下法是一样的。

于是,顾青辞学着穆玄景的棋路一步步走下去,很快,嘲讽声都平息了,连段恒之都满脸惊喜地看着棋局。

谁能想到这样不成规矩的棋路居然在十个来回后扭转了败局!

老者沧桑的面孔浮起一抹震惊,随后那双布满皱纹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他沙哑地说道:“姑娘……赢了。”

说着,老者从怀里掏出一本破破烂烂的册子递了过去,“这是老朽藏了多年的宝贝,赠与姑娘了。”

这看上去似乎是本旧棋谱,穆玄景怎么会对一本旧棋谱感兴趣?顾青辞很是费解,不过想到穆玄景的交代,她躬身谢道:“多谢老先生。”

这时候,周围人的轰动程度比看到侯爷还要强。

段恒之更是痴痴地看着顾青辞,眼底满是惊艳,“不知姑娘芳名……”

顾青辞哪有心情和段恒之闲聊,她眼见这么多人好奇地朝她涌过来,于是抱着这本棋谱就要跑。

就在顾青辞要被人追上的时候,穆玄景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将她护在身后,追影立刻带着几个人隔开人群。

看过不去,人群中有人开始喊道:“嗨!不就是本破棋谱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是!爷还不感兴趣呢!”

……

很快人群开始散开,而这时候顾青辞皱眉道:“那老者人呢?”

穆玄景扫了眼,凉棚下已经空空荡荡,他似乎并不觉得意外,收回视线看了眼那本“棋谱”,低声和顾青辞说道:“既然拿到了,走吧。”

顾青辞巴不得赶紧走,不然被人围追堵截可不是好玩的,她点点头,压低声音道:“王爷什么时候把和离书……”

话还没说话,突然,一个温润却焦急的声音响起。

“姑娘,你帕子丢了!”

顾青辞扭头,却见是段恒之追过来,手里还拿着她掉在地上被人踩过的帕子。

不就是一条帕子么,还脏成这样,顾青辞很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说道:“那帕子我不要……”

她话刚说一半就被穆玄景用警告的视线逼得咽了下去。

随后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穆玄景冷冽地朝段恒之走过去,仿佛视线就能杀人,然后猛地从段恒之手里夺回帕子。

此时,段恒之被穆玄景的气势吓得步子差点都不稳了,他甚少来都城,并不认识穆玄景。

可他完全能感受到这男人气质矜贵、出身不凡,还带着让他倍感压迫的气势,尤其是刚刚看他的瞬间目光,怎么好像有杀气!添加微公号,看更多好看的说!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太极医仙叶凡 我自镜中来 赘婿神医 爱如潮水阿正 都市玄医民工叶阳唐嫣 万族之劫 楚流玥容修 回档在2008 我真是医神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