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855章 水中有“鬼”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一纸婚书之冷少追妻路 太止回梦令 屠魔工业 人间觅道 请握住你的剑娘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重生道师 逍遥皇帝打江山

就在日军的那条木船顺流而下之际,雷鸣却是开始了再次狂奔。

雷鸣在反日联军时,反日联军有两个出了名能跑的,一个是反日联军的总司令杨宇平,另外一个则是雷鸣。

杨宇平那一米九十多的身高那腿也长,那荒原上的雪别人跑过膝到他跑时那雪也就是刚过腿肚子。

而且杨宇平跑起来的姿势那也让人印象深刻。

他一跑起来那双手悠的老高那都快扔到耳丫子的位置上了,而且他那两条大长腿也厉害,从远处一看就跟那长脖子老等的那两条腿似的。

(注:长脖子老等,鹤类,在东北主要指丹顶鹤)

而雷鸣个子也只是一米七十多也就是个中等个,可是他胜在奔跑的敏捷与耐力上。

他一跑起来,那两条腿倒动的就跟风车似的。

按杨宇平的说法是,咱们现在没有鬼子的力量强大,那就得能跑。

被鬼子追的时候那是逃命,留下一条命来好打鬼子。

可是逃命那是为了更好的打击敌人,所以进攻的时候那就得跑的更快!就咱们中国人的腿那还追不上日本的罗圈腿吗?

日本兵多罗圈腿这还真不是贬低日本人,主要是因为日本人打就跪着,所以他们那男人的腿就有点罗圈女人就多是萝卜腿。

而此时的雷鸣就再次发挥了他能跑的强项。

不过,这回雷鸣可是下了决心了,自己要是能把日军的这只船弄沉了,那他今晚就说啥再也不打鬼子了。

他是真跑不动了,他这个号称相当能跑的人现在两条腿都已经有了发胀的感觉,而被日军刺刀划过的腿侧面依旧是火辣辣的痛。

一阵气喘吁吁的奔跑后,雷鸣停下蹲下身来。

他边着粗气边向斜对岸的火光看去,等了一会儿他的目光终于以那火光为背景捕捉到了河上那只木船的影子。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往东跑了几步,然后就扑入了那闪亮的水光之中。

此时那只船上的日军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却是又被雷鸣惦记上了。

不过,此时的他们也未见得轻松多少。

两只汽艇被抗日分子炸了,而唯一的这只木船在上次送兵过河的时候又受到了那毛瑟短枪的射击。

那船虽然没有被打沉,可是那船上的士兵却有四五个中弹的而那船梆子也被打出来了几个弹孔。

而且偏偏还有两个弹孔在那恰巧挨着水面下面的位置上,于是那船一动自然就会往里进水。

船上的日军以为那船要漏吓得却是忙把船又划到了东岸。

他们检查了之后发现了问题所在,剩下的几名日军士兵也走能走着回军营,而船上也只是坐了两个人逆流划船罢了。

可是他们一回去却是被军官直接就给骂了。

原来他们在船上的时候那船在水中自然会下沉,可是他们都从船上下来后那船体一轻自然就浮起来了。

那船在水中一浮起来,那弹孔自然也就在水面之上了。

此时那名日军军官是真的急了,就这几个破眼儿也值得你们往回逃,你们真是给大日本皇军丢人!

于是那位作风粗暴的日军军官便命令接着上人,却是连那窟窿眼也不堵了。

而且,他还是个急性子,让上船的士兵就多。

那士兵一多可就是超载了,那一超载就见那原本不大点的枪孔喷出来的水可不是孩儿子撒尿那却是跟喷泉似的了!

一时之间已是驶离岸边的那船上的士兵便手忙脚乱起来,可是那船上人本来塞的就满他们就是想哈腰掏水那都转不过身来!

没奈何那船在被划出了几十米之后也只能又划了回来。

这事弄得那日军军官也挺打脸。

没奈何他们却是又只能现用刀削两个木楔子将那两个看似不大的窟窿眼儿堵上,然后士兵们这才又上船出发。

只是那船依旧是处于超载的状态,那船上的日军一个个也是提心吊胆。

尤其坐在船梆上的一名日军则更是紧张无比。

当时上一趟他就在这只船上,远处飞来的那一弹匣盒子炮的子弹就没有打中他,那是因为他坐在另外那边却是有同伴替他挡子弹了。

当时第一次上船的时候他那也是抱着为天皇玉陨的心来的。

那次要是真死了也就罢了,可是却没有死,这回却是又被撵到了船上。

这么一折腾他反而变得惜命起来,心道上次那个在黑暗中向木船射击的抗日分子可千万别再开枪。

可上回船上人少他可没坐船梆子上,这回船上人多却是又把他挤到船梆子上来坐了。

他又不会水背后那就是滔滔河水那要说不怕那得有多违心?

所以,他也只能抓住身前一位同伴的肩膀以求自保。

要不说人胆时就容易疑神疑鬼呢。

船到中流时那名日军士兵就听到在那桨声中身边好象有水声哗啦响起,他就一激棱。

他这一激棱捏着同伴肩膀的那只手就不由得一紧,他这么一紧他的那个同伴就一咧嘴。

然后他的同伴就声叨咕了一句“胆鬼!”

这时候满船的人都塞了十七八个了,那名日军士兵也不能对自己的怯懦而辩白也只能在那里红着脸硬挺。

可是,他的心里却还是在琢磨刚才的那声水响。

别说日本人不迷信,日本人有时候比中国人还迷信呢,大和文化来源于中华文化,中国人信鬼,日本人又何尝不信?

那名日军士兵就想是不是原来掉在水中的同伴来找自己来了!

他正在寻思着呢,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什么东西轻轻触了一下。

不过有了刚才被人训斥的教训,他这回却没敢吭声,就寻思我再等等,看看究竟是不是我的错觉。

可是紧接着他就感觉腰中一动,这回却感觉却是格外的明显了,明明自己的腰就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于是就在这船行水上的“哗啦”声中传来了那名日军士兵一声毛骨悚然的大喊:“水里有鬼哇——”

而同时他把的着那名日军士兵就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他为啥惨叫?他被那名坐在船梆上的那名日军掐的!

坐船梆上的那名日军这一嗓子也就罢了,他把着的那名日军叫的却比他还惨呢,他这头都碰到水鬼了那一掐的劲能吗?

一时之间满船的日军便都恐慌了起来。

“怎么回事?”有带队的日军军曹喝问道。

“报告,我被水鬼摸了一下腰!”那名日军士兵由于惊慌脱口而出。

可是他这句“我被水鬼摸了一下腰”的说法随即便遭到了那名日军军曹的大声训斥。

也别管那名日军军曹骂他啥了,要是翻译成东北话那就应该是“你特么的净跟我扯犊子呢?!”

而这时那名日军他才想起摸向自己的腰间。

而这一摸他却是比碰到水鬼还害怕呢,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腰间的手雷竟然少了一颗!

不会吧,不会那个水鬼用手雷来炸我们吧?

那名日军士兵犹豫着却没想好说不说出来,他估计自己要是敢这么说的话,同船的军曹很可能一脚把自己踹到河里去!

可是这个时候,船上所有日军就听到了“梆”的一声,那是有硬物撞击般梆的声音,同时所有日军就在那声“梆”里感觉到了那船就是一颤!

固然船在水上不象是在地上,那要是有点力道那船就会晃,可是那“梆”的一敲的力道也着实不!

“哎呀,真的有水鬼在敲船!”又有日军士兵叫道。

船行水上,那只有船桨划水的声音,这“梆”的一声从何而来?

可是紧接着就有日军士兵突然喊了起来:“手雷!”

原来有一颗手雷已是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刚才的那声“梆”哪里是什么水鬼敲船,却是手雷在砸引信呢,现在那手雷喷出来的烟气正滋在了他脚脖上!

那名发现手雷的日军士兵也是一个老兵了,他本能的哈腰就摸脚下的那颗手雷,他又不会水本能的就想去把那颗手雷捡起丢河里去。

可是坐在他对面的那名日军士兵却也是这样想的。

于是刹那间就听“duǎg”的一声,这两名急着够手雷的日军士兵的脑袋却是撞在了一起。

这回是真的不赶趟了,“轰”的一声那颗手雷就在那船底爆炸开来。

日军一颗手雷能够产生五十片破片,在黑暗之中那能炸死炸伤几名日军士兵那谁也搞不清楚,但最为关键的是那船开始漏水了!

船底船梆都被手雷的破片开出了若干个孔,一时之间侥幸没被炸死的日军士兵就感觉到水箭穿身,这船,沉,那是早晚的事了!

而这时把这只船搞的千疮百孔的雷鸣却已是在那船后几米的水面露出了头来。

一开始坐在船梆上的那名日军士兵感觉屁股被人碰了一下,那是雷鸣刚出水面后在摸索着呢。

他那腰间一动那自然是对日军如何携带手雷深有体会的雷鸣在摘他腰间的手雷。

至于说那一声“梆”那就不用说了。

雷鸣扔了手雷后就往船行反方向的水下潜去,他可不想把自己炸着。

他也不可能顺船下潜,他心里明镜似的,自己这一炸日军肯定就没人划船了,别自己在水下一钻出来脑袋再撞到船底上!

雷鸣看了一眼前方的黑暗,虽然明知道那日军就在自己前方十余米处他却也只是冷笑了一下。

于是他不再理会那残余日军的呼喊之声而是向东岸奋力游去。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一纸婚书之冷少追妻路 蒋少,我们离婚吧 快穿boss,圣主请躺下 聊斋之伏魔篇 在杨柳依依的日子里 奇葩说深剖析 腹黑南少,别粗鲁! 爆笑王妃,腹黑王爷独家宠 异度能力召唤者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