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1170章 人过雪野不留痕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快穿之女主是个小妖精 太止回梦令 屠魔工业 人间觅道 请握住你的剑娘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重生道师 逍遥皇帝打江山

“爹,你说昨天咱们到那些人都是嘎哈的”一个半大子趴在墙头往外。

“你管人家是嘎哈的,你没穿的都是黄衣服都骑大马吗”正在院子里扎苕帚的一个中年人回答道。

“那是都穿黄衣服,可是那明显就是两伙人,赶马车的那伙人在前面跑,骑大洋马的人在后面追嘛”儿子不满爹的回答。

他家就在这个屯子的最边上,昨天这个半大子听到了枪响,然后在家门口就到好多骑大洋马的日本兵在追一架马拉大车。

孩子总是对未知事物充满了好奇。

所以虽然他也知道打仗是会死人的,可是他却依然跑回自家院躲回到墙里头向外。

“你咋这么多废话,下来帮我干活再碰到这样的事躲远点,没人家都开枪了吗”他爹就训他。

那儿子撅了撅嘴,一听自己爹叫自己干活了就想从那脚踩的破凳子上跳下来。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妈呀”了一声,紧接着就有点紧张的低声急道“爹有骑马的人奔咱们屯子来了”

一听儿子这么说,那中年男子忙放下手中的活计往院门那里跑。

他家的院门可敞着呢,他抻脖一,可不吗他就见两匹大洋马上坐着人却正向自家这里跑过来了。

这中年男子便想关院门,可是,晚了

他家就在进屯子的路边上,那敞开的院门还很大,他的目光却是直接就与那马上之人相遇了。

那马上之人无疑也到了他,随即却是伸手冲他一指。

于是,这中年男人可就不敢动了。

因为这时他就到马上之人与其说是向他伸手一指还不如说是拿着盒子炮冲他一指呢

别管是胡子,还是打日本人的抗联,或者日本人,哪个也不是他一个平头百姓能惹得起的啊

于是,中年男子也只能强作镇定站在了原地。

那两匹马自然越跑越近,而这时那个中年男子也已经清了对方。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普通老百姓并不是你怕事儿那事儿就不找上门。

所以,这中年男子对各种有枪的人马那也是有所耳闻的。

他马上就判断出了对方虽然也有两个穿着日本人黄呢子大衣的,但这伙人可绝对不是日本人。

一,他们着装不整齐。二,他们是两个人骑一匹马。

转瞬之间,那几个人可就到了家门口了,然后那四个人有三个就跳下了马。

而这个时候,这中年男子才发现,这两匹马竟然没有马鞍

马上四个人下来了三个,却有一个依旧坐在马上,那坐在马上的人却是一个女的

抗联的,中年男子马上就有了判断,他可没听说过山上的胡子有女匪。

果然,下马之人有一个已是对他说话了“老乡,我们是抗日联军的,我们是打鬼子的,想买你家的爬犁”

那男的当时就愣了。

他家有爬犁是不假,可是却在院子里头呢,人家咋知道的

然后,他和那个跟他说话之人的目光却是同时都向了他家院外的雪地。

门口的雪是扫了,可是那没有扫掉的雪地上不正是有爬犁的印痕吗

爬犁下面是啥,那下面就是两块两头翘翘的滑雪板。

雪大的时候,用马或者毛驴拉着在雪地上跑,所以那雪地上自然会留下两道印痕的。

我敢说不给你们用吗中年男子内心腹诽。

要是和平的年代谁是大爷那自然是有钱的就是大爷了。

可现在这样兵荒马乱的年代谁是大爷呢那自然是有枪的就是大爷

这个中年男子可是到了,别对方现在只是四个人,可是那还有挂双盒子炮背步枪的呢

这个真惹不起这几个人是纯大爷,绝对不是二大爷

这时那马上之人到他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当然了,这中年男子也不敢有,那两匹马却是直接被马上之上人骑进院子了

中年男子此时也不知说啥好了,人家骑马进自己家那还真的就跟进自己家似的啊

这话似有语病,只是因为那两个“自己家”却不是同一伙人的家啊

“老乡,我们给钱的。”这时马上那个女子却是很温和的解释道。

“姐,下来吧,你也别坐着了。”这时有一个个子了一些的男人却是伸出手去接那马上的女子。

“你们先爬犁怎么弄吧,我负责警戒。”那女子却是这么说。

她便拨动马头就靠在院墙边上了,然后她就把自己背上背着的那支步枪摘了下来搭在了墙头上做出了抵肩射击状。

这时那中年男子也就罢了,可是他那已经从凳子上跳下来的他的儿子眼睛却亮了。

因为他到这个戴着狗皮帽子可长的很好的女子的这支步枪上面却还有一个一咋多长的细管子

那个女子却是通过那细管子往远处的。

事情既已这样,这个男子又能说什么,那个子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沓满洲国的票子塞给了他。

于是,那就在他家大院角落里放着的那个大爬犁便归人家了。

这中年男子自家有匹劣马,原来冬天的时候他都是用马拉着爬犁去山上打柴或者赶集的。

所以那往马头马身上套的笼头、套子、驾辕却都是现成的

中年男子眼着自家爬犁就归了人家也只能苦笑。

“我说,老哥,你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吗吧你占便宜你就使劲乐吧”个子男子着他的表情就笑着对他说。

那中年男子也是知道抗联的,现在既已经确定对方是抗联的人就不是很怕。

他却是一撇嘴,心道,你这不是得便宜卖乖吗你就是给我两斤烟土来买我家的爬犁那也得是我卖给你算哪

那个子男子嘿嘿一笑,一副奸计得逞的架势。

就这家伙那副表情,让中年男子忽然都觉得这帮子人不是抗联的了,怎么感觉这贼头鼠脑的子象二狗子呢

很快,那马拉爬犁就被套上了。

“老哥,一事不烦二主,你家既然有马有爬犁的,麻烦你把捆车的绳子再给我们一捆,我们把那匹马也拴上”那个子男子笑嘻嘻的又道。

“加钱”中年男子很是有些气不恭的说道。

东北人就是这样的脾气,眼见这几个抗联的人好说话,中年男子终究是把怨气表露了出来。

“钱那都不是事儿再给你一沓,够不,花没了我们再去鬼子二鬼子那里去抢”个子男人却是从怀里又抽出了一沓票子来。

“咦”那半大子一见这又来了一沓钱眼睛就亮了,因为这沓买绳子的钱却是比刚才买爬犁的钱还厚呢

敢情人家根本就不拿钱当回事儿,人家就是随手拽出来的

“对了,你家苕帚不错啊,大哥麻烦你把你扎好的这几把都捆在一起,中间,对,就是那个杨木杆你给我绑在一块儿”那个子男子又说道。

中年男子了自己手中的钞票,得了,在钱的份儿上,忍了吧,人家给的钱都够给他买辆马车的了。

“欠儿,你给苕帚加把干嘛”这时一直在墙边警戒的那个女子回头问道。

“爬犁在前面跑,咱们坐在爬犁上直接就马雪印子划拉没了,省得下去了”那个子男人回答道。

二十分钟后,这架双马拉的大爬犁就出了院子了。

那四个人固然已经坐在了爬犁上,可是那爬犁后面却又安了一把用四五把苕帚扎成的特大号的苕帚。

那是怎么安的呢

那却是把那足足有三米多长的苕帚把用绳子绑在了那爬犁后面钉着的木橛儿上。

这回马一跑起来,那坐在爬犁上的人就可以象水上人家划船那样,以那个木橛为支点,直接推动拉回那把大苕帚,这样扫除那在雪地上的痕迹却是省力多了

“谢谢老哥啊你真的是好银”最后在告别的时候,那个个子就夸那个中年男子道,只因为这种设计却是那中年男人帮想出来的

“我家的院门够宽,我家的院子够大,我家还养了马,我特么还扎苕帚,可我咋感觉我这些都是在给你们准备的呢”那中年男子却气道。

他这句话便惹来在场之人的笑声。

笑声里有人喊“驾”,马拉爬犁便跑了出去。

而这时那个也已经坐到爬犁上的女子却又说了一句“大哥,你想着把我们过来的马蹄印扫一下,可别给你们家添麻烦哪”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快穿之女主是个小妖精 等花落你还在 别碰我有毒 妖孽王爷太高冷 沉珠记 剑起天下潮 快穿之宿主攻略全靠莽 重生甜妻,超可爱 穿进小说的日子有点慌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