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74章 传说中的懒媳妇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我的空间有点坑 太止回梦令 屠魔工业 人间觅道 请握住你的剑娘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重生道师 逍遥皇帝打江山

“凭啥咱们走不让他们走?要我看你就是被那个妖精给迷住了!”山上的那所房子里,北风气囊囊的埋怨雷鸣道。

“道理我都跟你解释过了,我不想说第二遍了。”雷鸣回答北风道。

“切!”北风拿雷鸣也没招,他何尝不知道雷鸣的话是老成持重的。

他称周让为妖精,那是因为雷鸣和周让是一起下山回去的,当时他正在外面撒尿呢,却是看到雷鸣和周让一起有说有笑的回来的。

而北风也看不出周让到底年纪有多大,所以才管周让叫妖精。

雷鸣自然了解北风的性格,他也就是瞎嘟嘟,如果他真的不想出来的话也就不可能跟着来了。

雷鸣在这所房子里和周让说话自然说得很好,但说得再好那也只是他们两个之间没有敌意了,并不代表双方那些还在南北大炕上呆着的人不会擦枪走火。

所以两个人在谈了一段时间的话后,自然又谈到了这个问题,雷鸣便提出让自己这一方的人还是到山上来吧。

周让也没反对,这种事于她讲也是没办法的事。

雷鸣人少而自己一方人多,这个山上房子还是雷鸣他们来比较适合。

其实现在看他们两个人似乎是各自队伍带队的人,但实质上他们并不对队伍具有完全的掌控力。

而雷鸣对北风他们这些人的解释是,周让那伙人是共产党的抗日游击队的,听说势力是挺大的。

双方既然都是抗日的有着共同的敌人却多少还对彼此不信任那自然还是分开的好,而不管怎么说抗日游击队的势力也比他们这伙还不到十人的队要强大的多。

正所谓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现在就当抗日游击队欠咱们个人情,说不定以后会帮咱们一把呢。

该解释的都解释过了,雷鸣不再理会北风,他知道北风有嘴无心,吵吵会也就消停了。

这回他们这伙人除了张忍冬别人都来了,都是东北人都有对付寒冬的经验,虽然现在是在房子里了,可是那破窗户可是都露风的,于是他们又动起手来弄来成堆的树枝柴草将那窗户塞上了。

而那炕也终于烧热了,大家便挤到一起在炕上侃大山。

闲聊的事雷鸣却是不掺和的,他就站在地上接着开始练那黄氏易筋经。

“咦,六子你在那嘎哈呢,咋还跟个僵尸似的,伸着爪子在那里一抓一抓的呢?”在所有人好奇的眼神中,北风果然已经忘记了先前的不快一惊一咋的叫道。

雷鸣权当被听着,他练他自己的。

之所以北风说雷鸣的这个动作象僵尸,那是因为雷鸣做的是双臂前伸拳掌互换的动作。

雷鸣一开始想把自己练这个黄氏易筋经的事告诉妮子和北风了的,可是想了想他终究没有说。

在他想来,这个东西好不好使谁知道,也许健身的功能是有的,但若是能练出那个长劲不长肉来好象有点悬。

也不知道那个被自己用枪打死的刀疤男子的拳头这么狠是不是练这个东西练的。

既然没谱的事就别说出去,徒自让人笑话!而北风他们也是头一次看到雷鸣练这个东西。

“你们知道个啥,六子这是练抓虱子!”郭进喜笑道。

“啊?那六子得取一个多埋汰(脏,不讲卫生)的懒媳妇!”北风哈哈大笑,别人便跟着大笑。

雷鸣知道他们没有好话,只是不理。

见雷鸣不吭声,北风眼珠子转了转便说道:“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你们可别误会,我可不是说咱们的六子,说的是别人家的六子,人家姓——”北风挠了挠后脖子道,“人家姓脏,嘿嘿”

这“张”与“脏”也只是平翘舌的区别,北风绝不是那种平翘舌不分的人,故意把“张”说成了“脏”那也只是接着刚才的话题往下编排就是了。

别人都看着北风乐,唯有妮子挤在炕头最热的那个地方沉默不语。

男人之间荤话本来就多,更何况是山林队,北风没说荤话她就该知足,此时却是绝对不能掺言的。

“说啊,这个脏六子娶了一个懒媳妇!”北风开讲了。

得,一听他这话还是顺着刚才的那个他们给雷鸣所编排出来的埋汰媳妇去的,所有人就乐。

“你说那个懒媳妇有多懒呢?”北风开始转眼珠子,却是看向了在炕头坐着的妮子。

妮子当时就瞪眼了,你讲懒媳妇你看我是啥意思。

“黑子,咬他!”妮子伸手一指北风,在门里趴着的大黑狗见主人有令那能客气吗?它虽是畜生但看北风不顺它的狗眼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于是那大黑狗“汪”的一声奔着北风就作势欲扑,吓得北风往后一坐直接就坐在了正在炕边坐着的桩子怀里倒是惹得桩子急咳了几声。

“的瑟!”雷鸣见北风碰到桩子了说了北风一句,妮子也忙叫住了大黑狗。

桩子在和那个已经被雷鸣杀了的那个刀疤男子打斗时被打出了内伤,虽然已经内服了跌打损伤药略好了一些,但那种伤绝对是需要好好将养的。

北风见碰了桩子心里也是过意不去,忙站了起来,不过嘴里却是依旧在那白唬:“要说那个懒媳妇有多懒呢?说油瓶子倒了都不扶那都是抬举她了,你看我在山林队纵横在东四省之间我就都没见过这么懒的!”

北风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明摆着就是要编排雷鸣,他也只是找一个不让雷鸣急眼的借口罢了。

要是雷鸣承受不了这个笑话急眼了,那他就振振有词的说,我都说了人家不姓雷!

“快说吧!别卖关子了!”有人催促道。

“有一回吧,那脏六子想吃手擀面让他那脏媳妇给做碗面条吃。

你说那媳妇那么懒能给做吗?人家就不动。

这个脏六子家里贼穷,娶个媳妇不容易,所以只要那媳妇能和自己晚上吹灯拔蜡搞事情也就不让她干啥了,嘿嘿。”

“家里贼穷还能吃手擀面,净扯犊子!”雷鸣终于也笑了,讽刺北风的故事不合理。。

“你管你呢,是我讲又不是你讲。”北风一歪脖不理雷鸣接着白唬。

“那老娘们不给做咋整捏,那男人只好自己动手了。

于是那男人就又支使他媳妇道,你去把咱们家面板拿来。

你猜那懒媳妇怎么着,就那么一撅屁股说道,还qiǔ取啥面板啊,你就在我后背上切吧!

原来这媳妇懒得光屁股在炕上呆着呢,连衣服都不穿!”

“哄”的一声所有人都乐了,这个是太懒了。

可是北风还没讲完呢,他就憋着不乐,等众人乐完了他又接着讲。

“你说这换成谁家的老爷们能乐意啊?这媳妇也太特么的懒了吧!

于是那脏六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他不是要切面条吗,手里可正拿着菜刀呢,他一菜刀就冲自己媳妇撇(扔)过去了,嘴里还骂‘我特娘的让你懒’!

那懒媳妇恰好一抬头,于是那把菜刀‘刮唧’就砍在她懒媳妇的眼睛上了。

那懒媳妇‘扑腾’就躺地上了!”

“啊?把他懒媳妇给砍死了啊?!”旁边有人问,北风讲得太生动,旁边人真有听入戏的了。

“嘿嘿,你听我说啊!”北风不笑接着白唬。

“那脏六子也傻眼了,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还让自己一刀给砍死了,这晚上以后还咋搞事情?这哪能行?!

那脏六子正想救自己媳妇呢,就见那个懒媳妇却哈哈大笑的从地上坐了起来手里拎着那把菜刀说道‘你特么的也不撇准点,正砍老娘的眼屎上了!’”

“哄”的一声全屋人都开怀大笑了起来中间夹着大伙的起哄声,这得是多大一坨眼屎啊!菜刀愣没砍进去!

雷鸣也笑了,妮子也笑了,他们所有人的笑声在这一刹那都压过了外面那嗷嗷叫的北风!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我的空间有点坑 我需要一顿毒打 魔王大人很烦恼 阎王殿下的姻缘劫 快穿攻略:男神,有毒 猎奇之安魂愿 不正经的废材逆袭 薄情帝王娇皇后 国师大人您媳妇又毒舌了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