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薪火传 第195章 锥子战法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快穿之宿主攻略全靠莽 太止回梦令 屠魔工业 人间觅道 请握住你的剑娘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重生道师 逍遥皇帝打江山

折腾了一宿,天色在不知不觉中亮了起来。

护路军三个团的人集结在了一起再次开始了前行,在他们身后的那个村子外面的坡地上留下一个大坟,里面躺着三十一具尸体。

这其中还包括五名军官,都是在昨夜的袭击中阵亡的,袭击不只是在村子里自然也包括驻扎在村外的那两个团。

至于那些俘虏炸营也就罢了,跑了也就跑了,黑夜之中根本就无处可追,而那些俘虏一共也只是杀死了一名看押他们的士兵罢了。

只是那两个团在来增援的相隔也就几百米的路上他们就遭到了黑暗处的集火的射击,那三十一个人倒是有一大半是那两个团在回防的过程中被打死的。

待到护路军全体意识到对方人并不多或许也只是来捣乱的时候,对方早就消失无影踪了。

面对茫茫山野,他们实在是无处可追。

于是护路军只能把死者全都埋在了山坡上却是连一个牌子都没有立,任那土堆变成了一个无名的孤坟。

本就是战乱的年代,人命如草贱,更兼之真立上牌子他们却是怕自己兄弟的坟被人刨了!

只因为此时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护路军这是要投降日本人了。

纵是再没有家国意识他们也知道如果他们敢把护路军的牌子给这些人立上,那么在没两天的功夫自己这支军队变成了日本人的帮凶的时候,不说抗日力量就是那老百姓不把那个坟给刨了才是咄咄怪事!

其实于那些埋在坟里的那些军官士兵来讲其实很冤。

他们也只是听从丁超的命令,他们中间这些人里未尝没有仇恨日本人的,未尝没有那种只要你给他讲了抗日的道理他也会跟随别人一起抗日的。

可是,这就是他们的命运,他们只是兵,命运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选择自己死法的权力,甚至剥夺了他们接受教育不要成为千夫所指万人所骂的权利!

人固有一死,可他们这一死却是被后人骂作伪军骂作汉奸。

没办法,谁叫他们跟错了人?纵使成为了炮灰却也是最不光彩的被后人唾骂的那种。

三十一个人,对于上千人的队伍来讲这样的损失绝谈不上什么重大,但却是让护路军上上下下都充满了憋屈的感觉,他们没有看到一个敌人而村子里却闹腾了足足一宿。

而至于这突然而至的袭击是哪伙人干的他们还用问吗?

他们灭了人家补充团好几十名军官杀死了二百多名士兵俘虏了二百来名却是在黑夜之中让人家炸营又跑了。

除了补充团的人又有哪个会跟他们兵力现在还有上千的队伍作对?

而此时走在队伍中间护路军的最高指挥官丁超的心情自然也是恶劣到了极点。

本来他在下令用铡刀铡死了第二补充团的二十多名军官又抓了二百多名俘虏后他的心情那是相当不错的。

他是护路军在东北的最高指挥官,他早就见惯了血腥的场面。

那血流成河的场面对于普通的没有上过战场的士兵来讲足以使之颤栗,于他来讲他却唯有嗜血的兴奋。

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谁活着都不容易。

要想不失去现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什么都需要算计什么都需要审时度势,当需要装孙子的时候我就是孙子,当该下死手的时候就得下死手!

于丁超来讲,这都没有什么,可是在昨夜那也不知多少兵力但绝不会多的补充团的偷袭行动中,他确实是被激怒了可是有怒气偏偏又无处可发。

准确的说,他,丁超,堂堂的一个旅长被那支不知的队给恶心到了,而这也正让对方达到了目的。

现在他这样一个大旅长却是连战马都不敢骑了,只因为现在坐马不安全!

他已是在部下的建议下让自己的副官坐在了马上,而自己却只能行走在队列之中。

这,太特么的丢份儿了!可是,他自己却又知道,和丢份儿比起来丢命却更可怕!

不过,此时正想到这一点的丁超马上就为自己宁可丢面子绝不丢命的想法而庆幸了。

因为突然有枪声响了起来,就是那么孤零零的一枪,然后在丁超回头的时候,就见自己的副官已是从马上栽了下来!

队伍当时就刷的一下子趴了下来。

过千人的队伍那可是排出很长很长的一条长龙,可那孤零零的一枪响过之后,就见那过千米的山路上已是趴一层的人,便仿佛有什么超越自然的神灵用一把巨大的的镰刀挥过一般,就那么齐整!

因为,他们这支队伍被昨天的那支队折腾怕了!

子弹来自何方,所有的官兵全都架枪四顾,可是唯见青山莽莽,绿树葱隆,除了一群被枪声惊起的野鸽子飞过却哪里有半个人影儿?

一名军官向那名已是被子弹击中的副官爬了过去,他吃惊的看到刚才还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副官却是已经没救了。

一颗子弹竟然准确的将他的太阳穴打了个对穿!

这枪法——是真准!而他从死者的中枪部位上自然也推断出了子弹的来向,这名军官倒吸了一口冷气的同时,随即将手指西方。

“在那头!”他喊道。

然而就随着他这一喊和略略起身伸手一指之时,却是又有一声枪响,然后他身边的人就看到了他的脑上有血飞溅了出来,那名军官趴了下去后就再也没能爬起来。

“啪啪”“哒哒”“叭勾”“嗵嗵”,护路军“万国造”的枪声响了起来,子弹便如雨点般向西面的树林山头丘陵草地上打去。

可是,这又能如何?

他们所身处的公路上由于射击的枪支很多,那枪口的硝烟便弥漫而起,而对面那青山依旧是青山绿树依旧是绿树。

“停!”丁超恼怒的高喊道,于是枪声歇止。

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对方真的就没有几个人,从昨天到现在真的就是来恶心自己的。

“派人过去撵一下,大部队接着前进!”丁超下命令道。

于是整整一连的人向对面的山野中心翼翼的行去,不心不行啊,对方的枪是真准啊!

可是对方就那么几个人显然并没有把这过千的队伍放在眼里,就在这长长的一列护路军都从山路上站起来的时候却是又传来了一声枪响,于是丁超就看到自己派去驱逐的那支队伍中那名躲在最后面的连长又被一枪放倒了!

“攻上去!其余的人继续前进!”丁超已经被对方激怒了,于是所有刚要趴下的士兵只能全都爬了起来。

“旅长,你注意安全,还是快速通过为妙啊!”这时丁超的参谋长凑过来说道。

丁超铁青着脸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于是他们的大队继续前面,而这时向西面搜索而去的士兵却是又有中枪的了。

丁超皱了皱眉,刚要挥手命令接着前进可是他抬了抬胳膊终于是没有再举起来。

远处的枪手的枪法是太准了啊!

正因为对方的枪法准,接下来的行军简直让丁超发了狂。

西侧的那名枪手看来是被自己派出去的人撵走了,可是东面的枪声又响了起来,又有两名军官被射倒了。

而这时丁超才想起对方一定是有狙击步枪,否则不可能就这样向他们一个旅的人来公然叫嚣。

对方是利有用狙击步枪能够超远距离射击的特性在暗处向他们“扎锥子”,扎两下就跑,扎得你痛不欲生心惊肉跳你却拿对方无可奈何。

于是在接下的行军中,丁超不得不派出部队进行两翼搜索前进,可是这样一来搜索部队却是又死了些人。

很明显,对方并不在意用枪打死的是谁是哪个,只要护路军死人就可以了并且死的多是军官。

这支神秘的折腾得人不得消停的补充团队于是就变成了丁超护路军行走的噩梦,不光两边的搔扰不断,前头又有枪声起,丁超的参谋长在体谅主官危险时替丁超挥了下胳膊后竟然也被打死了!

于是,一路上丁超再也没有挥胳膊指挥,甚至他都想换上士兵的衣服了。

这一路上的“锥子”扎得丁超是如此之痛,他有些后悔了,自己就是投降日本人了也不该一下子杀了那么多补充团的军官,他很怕以后自己走在什么地方的时候远处突然射来一发子弹取走自己的性命。

而再后来,丁超投降日军后,他并没有得到日军的信任,兵权被剥夺了,最后在抗战胜利后死于抚顺战犯看守所。

人只有在死时才会后悔,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可是又有多少人会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会想着,早知我会这么死我还真不如就死在那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场上呢

若真都能这么想,中国又何来汉奸之说,又何来降将如潮降兵如毛?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快穿之宿主攻略全靠莽 重生甜妻,超可爱 穿进小说的日子有点慌 重生末世之别来无恙 我的穿越好像不太正常 终局之结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重生都市之少年天帝 联联珍珠贯长丝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