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你是种错误 第四百九十一章 番外篇之江清然二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阿墨是有脾气的 太止回梦令 屠魔工业 人间觅道 请握住你的剑娘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重生道师 逍遥皇帝打江山

江清然心里微疼了一下,在两人准过头时,笑道:幸好伤得不是很严重,怎么还是这么莽撞?

她故意咬重了莽撞两个字,说完,还故作不在意地看了眼贺寒川的神情。

他站起来把粥碗放到了一旁,看不出来什么情趣。

这怎么能叫莽撞呢?向晚坐了起来,她头上还缠着一圈绷带,看起来有些搞笑,他们手里的棍子都照着我男人打下去了,我能看着不……嘶,你干嘛呀?

她捂着被拍了一下的脑袋,皱巴着脸瞪贺寒川。

知道疼,下次就长点记性。贺寒川垂眸看着她,眉头微微皱了下。

那根棍子再偏一点,就能伤到她的命!

向晚无所谓地扭了扭身子,跟他顶嘴。

江清然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互动,觉得自己像是个外人,与这里格格不入。

寒川哥没同意跟向晚在一起,可他的眼神骗不了人:他眼里满满的都是向晚,已经再也挤不进去另一个人了!

向晚,我给你削个苹果吧。江清然拿起一个苹果,温柔道:寒川哥,你吃吗?

贺寒川把粥碗递到向晚手里,自己喝。

然后淡淡瞥了她一眼,说道:她不喜欢吃苹果。

说话的同时,他站起来,拿起一个火龙果,扒了皮,递给了向晚。

你看你连我喜欢吃什么都知道,就承认喜欢我吧!向晚抱着火龙果傻笑,把粥碗往他手里塞,我不想喝了,一点味道都没有!

贺寒川也没再让她喝,只是把粥碗里面的勺子给了她,然后直接端起碗,把她剩下的那点粥喝了。

江清然一手拿着水果刀,一手拿着苹果,站在一旁看着两人,觉得自己像是个傻子。

她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把水果刀放下了。

待了一会儿,她实在待不下去了,向晚,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去学校,那我就先回去了。

哦,好。向晚说道:陆医生心,到家给我发微信。

嗯。江清然犹豫了下,浅笑道:刚好我家司机还在下面等着,寒川哥要一起回去吗?

贺寒川吃下向晚递过来的一勺火龙果,抽了张纸巾轻擦了下嘴角,我明天不去学校。

向晚又挖了一勺火龙果,自己吃了,点头附和道:他今晚不回去,在医院陪我!

是这样吗?江清然扯了扯唇,晚上这里也没睡的地方,寒川哥要是在这里坐一晚上,你不心疼吗?

向晚拿手摸了把嘴角,拍了拍床,他跟我睡床啊!

医院里的床很,要是睡两个人,两人身体必须紧挨着。

寒川哥平时有点轻微洁癖,却吃向晚剩下的东西,他也不喜欢跟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却能容忍跟向晚一起睡在这么的床上……

不管怎么看,向晚对寒川哥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江清然心里乱糟糟的一团,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医院,等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坐在车里了。

姐,现在去哪儿?司机问道。

江清然正要说回家的时候,眼角瞥到了她哥,麻烦稍等一下,我看见我哥了。

她跟司机交代了一声,追上了手里拎着一堆东西的江戚峰。

江戚峰穿了身浅灰色的运动衣,看起来清秀俊朗。见到她,他迫不及待地问道:看过向晚了吗?

嗯。

她怎么样?伤得严重吗?江戚峰问话的时候,抬头往医院里面看了看,脸上尽是担忧。

江清然已经对他这样的表现习以为然,没什么大碍。

想了想,她又加了一句,哥也不用太担心,寒川哥现在陪着她呢,今晚也会留在那儿。

向晚本来就是因为他受伤的,他于情于理都该在这里!一个大男人,居然需要女人护着,江戚峰皱了皱眉,你回去慢点,我先上去了。

他给向晚带了点她喜欢吃的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完,他拎着东西就走。

江清然在后面喊住他,哥——

嗯?怎么了?江戚峰问道。

江清然睫毛眨了眨,轻声说道:向晚喜欢的一直都是寒川哥,你这么做,值得吗?向晚……真有这么好?

江戚峰看着她,没立刻回答。

我没有说向晚不好的意思,只是她是我的好朋友,哥是我的亲人。我不想看到你们最后因为这件事,闹得不愉快。如果可以,我希望哥可以喜欢其他人。

哥很优秀,不应该因为喜欢一个人,变得这么卑微。

江戚峰腾出一只手,宠溺地在她头上揉了揉,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不过感情这种事情是无法操控的,哪儿能说想喜欢谁,就喜欢谁?

哥就不可以尝试着……不喜欢向晚吗?她比向晚优秀,追求她的人也不少,但却没有像哥还有寒川哥这么优秀的。

贺润泽虽说不差,但是比起来她哥还有寒川哥,终究是差了点。

试过啊,可是没成功啊!江戚峰在她头上胡乱揉了一把。

我保证,如果向晚有男朋友了,我不做第三者。如果她拒绝我了,我也不会跟她闹得难看。这样可以放心了吧?

江清然咬咬唇,可她喜欢寒川哥,你……

人心是最善变的,谁知道她到后面会不会喜欢我。不去努力付出,只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江戚峰担心饭菜凉了不好吃,又匆匆交代她路上心,便跑着进了医院。

江清然看着他的背影,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是啊,人心是善变的。

她各方面都比向晚强,只要她再努力一把,寒川哥肯定会喜欢她……

-

监狱中,江清然狼狈地趴在地上,心神从回忆中抽出。

她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可衣服不脏,头发也不乱,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但脸上却一点伤口都没有。

那些狱友们见她长得漂亮,打她的时候不打脸,还轮流给她洗澡洗衣服。

不过这对江清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她宁愿自己脏一点——

监狱里男人跟男人关在一起,女人跟女人关在一起,有生理需要的时候,都是找狱友解决。

像她这样姿色上佳的,几乎成了所有人发泄欲望的选择。

如果脏一点,臭一点,至少没人愿意碰她。

那些人打她,骂她,却又伏在她的身上喘息,面色狰狞地发泄欲望。她想要挣扎,却连手脚都动不了,只能任由这些恶心的人对她为所欲为。

其实她很清楚,就算手筋脚筋没断,这么多人要对她做点什么,她也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怪不得向晚那么恨她,监狱里的生活实在是太难熬了……不过向晚比她好一点,至少她当时只是买通一些人打向晚,但没有让那些人强奸猥亵她。福利 &qu;hgha866&q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说!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阿墨是有脾气的 修仙交界 噬帝重生 成年人是没有爱情的 这算什么神奇宝贝 首富从日常签到开始 壹号保镖叶凌天 流云引 都市魔少归来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