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你是种错误 第四百九十二章 番外篇之江清然完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推荐阅读:阿墨是有脾气的 太止回梦令 屠魔工业 人间觅道 请握住你的剑娘 神仙中的小萌新 河洛之主 重生道师 逍遥皇帝打江山

江清然扯了扯唇,这个动作牵扯到了脸上被打伤的伤口,有些疼。但跟平时她挨揍时的疼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段时间以来,她无数次问自己。

后悔吗?

恨吗?

愧疚吗?

但结果从没变过,她不后悔,不恨,也不愧疚。

她只是想不明白感情这种东西,她喜欢寒川哥,因为他是最优秀的。无论是相貌能力还是家世,他都是凤毛麟角,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她。

可寒川哥为什么会喜欢向晚呢?

向晚鲁莽,愚蠢,跟向宇一个样,如果不是家里有点钱,长得好看点,他们什么都不是!

她那么努力,为寒川哥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她呢?

江清然想不明白,也不想想了。

想再多,也改变不了她输了的事实,而且输的彻彻底底——一个月前,寒川哥安排人告诉她,向晚还活着,还送来了他们的结婚请帖。

向晚还活着,而且过得很幸福,可她却在监狱中生不如死,这还不是输了吗?

她愿赌服输,不恨向晚跟寒川哥,同样也不觉得愧疚,只能说他们互不相欠。

啪嗒!

江清然心思百转的时候,监狱门开了。

狱警走了进来,江清然,你哥哥看你来了。

我……哥哥?江清然已经很久没有开口了,因为没有话要说,也不想跟那些人说话。

此时开口,声音沙哑异常,还染着几分干涩。

狱警点头,叫上同时,一起抬起江清然往外走。

他们的动作不粗鲁,但也谈不上温柔,至少弄得江清然很不舒服,可她脸上此时却都是笑意。

从她入狱到现在,没有一个人来探望过她,包括她的家人。

有时候那些人趴在她身上发泄欲望的时候,她也会盯着天花板想,是不是监狱外的世界,已经没有人记得她了?

江清然到会见室后,隔着玻璃看到了江戚峰。

他似乎过得也不好,看起来瘦了不少,那份温润的气质,变得更加内敛、沉稳了些。

狱警们把她放到座位上,然后拿着话筒,递到她耳边。

哥。江清然冲他浅浅笑了笑,就像以往喊他时那样。

嗯。江戚峰应了一声,目光在她满是吻痕和伤痕的脖子上逡巡了一圈,过了好半晌,才艰难地问道:这段时间,你过得……还好吗?

他同情还带着些心疼的目光,看得江清然心里刺了一下。她想拢拢袖口,可手根本动不了,好啊,挺好的。

她看着他,脸上依旧在笑。

江戚峰喉结滚动了下,拳头一点点攥紧,抱歉,这么就才来看你。

他生过她的气,恨过她利用他,但是气消后,他还是想方设法来见她。

只是贺家跟向家早就跟监狱这边打过了招呼,甚至连赵家那边都交代过,他费了好大力气,到现在才能来见她。

为什么要道歉呀?江清然弯了弯眸子,声音轻柔,你这不是来看我了吗?

江戚峰张了张嘴,眼眶有些红,什么都没说出来。

时间不多,哥要是不说,下一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江清然一片风轻云淡的模样,看起来更像是那个来探监的人。

江戚峰几次张口,才说出口,妈跟爸离婚了。

然后跟贺伯父结婚了?江清然神色不变。

江戚峰抬头看着她,眼底满是惊讶,有人跟你说过了?

猜也能猜到。江清然说道:不过伯父那样的人,这么多年惦记着妈,只是因为得不到妈而已。现在得到了,很快就会腻味的。

她顿了下,完了弯唇,如果哥不想有那么多麻烦的话,就别再跟妈来往了。

江戚峰皱了皱眉,这件事让他很丢脸,但他还是觉得,伯父喜欢了妈这么多年,对妈有求必应,应该不会做对不起妈的事情的。

对于他的反应,江清然也不惊讶,只是给个建议而已,听不听是哥的事情。不过你要是继续这样优柔寡断下去,我只能说,你的痛苦日子刚开始。

哥跟于阿姨的性子太像了,总是狠不下心对身边人说不,但又不能跟寒川哥一样,做到对一个人尽心尽力的好。

这样拖泥带水的性子,只会让他的生活一团乱。

江戚峰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来看她一次,不想跟她争吵或者谈不愉快的事情,便岔开了话题。

向晚没死,你的事情还有商量。清然,这些事情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对,如果你真心实意地跟向晚还有贺总道歉,他们应该会原……

江清然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我输了,落到现在这种地步,罪有应得。但是,我从不欠他们什么,也不需要道歉。我只是喜欢寒川哥,努力去争取了一下而已。

你怎么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江戚峰声音拔高了些,你先是诬陷向晚,然后是杀人未遂,这都是你的错!你……

没想到他进来,就是要说这些话。

江清然说不清为什么,眼角有些酸。她轻咽了一口口水,润了下喉咙,时间到了,哥,我先走了。

她抬头看了眼狱警,笑道:麻烦你们把我送回去吧,谢谢。

两个狱警点头,一左一右架住她,往门口走。

清然,清然!!!江戚峰大声喊了她几句,眼底尽是血丝。

可江清然连头也没有回,狱警们直接把她送回了牢房。

关门之前,她喊住了狱警,可以麻烦你帮我跟我哥传句话吗?

你说。

帮我跟我哥说一句,江清然顿了一下,眸底水光闪动,笑意却如昙花盛开一般,层层绽放,再见。

好。

咣当。

门关上了。

江清然躺在床上,仰头,逼下了眼角的酸涩。她已经输了,如果这时候再哭,不是输的更彻底?

今天腊月三十,明天就是初一了,所有服刑人员都去准备晚会的事情了。

监狱里只有她在,这也是她最轻松的时候。

外面有礼炮声响起,很多人已经在过年了。

江清然舔了舔干涩的唇,笑了笑,用嘴从枕头下叼出来一个毛巾,放到了水杯里。

一个女囚惦记了她很长时间,这是她主动提出帮对方口,让对方帮她准备的东西。

只是做这些,她就已经累得够呛。

她喘了一会儿气,艰难地挪动身子,把杯子碰到,然后用嘴叼着毛巾,一点点把毛巾铺好,然后整张脸贴了上去。

五官七窍被堵住,每一下呼吸都变得艰难。

她头脑昏昏沉沉的一片,难受到了极点,身体本能让她立刻离开,可她的理智,却让她维持了这个动作。

彻底陷入黑暗的那一刻,她嘴角勾了勾,眼角冒出一滴泪。

终于要死了,真好。

但愿下辈子,能有个人像寒川哥爱向晚那样,来爱着她。

-

真正死亡这一刻,她还是承认了,她羡慕那个她一直以来都看不起的女人。关注 &qu;sgshu566&q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说!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新书推荐:阿墨是有脾气的 修仙交界 噬帝重生 成年人是没有爱情的 这算什么神奇宝贝 首富从日常签到开始 壹号保镖叶凌天 流云引 都市魔少归来
Copyright © 2018 选择你是种错误